Notice: register_sidebar was called incorrectly. No id was set in the arguments array for the "Sidebar" sidebar. Defaulting to "sidebar-1". Manually set the id to "sidebar-1" to silence this notice and keep existing sidebar content.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4.2.0.)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61

Notice: register_sidebar was called incorrectly. No id was set in the arguments array for the "Footer" sidebar. Defaulting to "sidebar-2". Manually set the id to "sidebar-2" to silence this notice and keep existing sidebar content.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4.2.0.)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61

Notice: register_sidebar was called incorrectly. No id was set in the arguments array for the "Homepage" sidebar. Defaulting to "sidebar-3". Manually set the id to "sidebar-3" to silence this notice and keep existing sidebar content. Please see Debugging in WordPress for more information. (This message was added in version 4.2.0.)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161

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AboutMeWidget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Chameleon/includes/widgets/widget-about.php on line 1

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AdsenseWidget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Chameleon/includes/widgets/widget-adsense.php on line 1

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AdvWidget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Chameleon/includes/widgets/widget-ads.php on line 1

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CustomLogoWidget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Chameleon/includes/widgets/widget-customlogo.php on line 1

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ETFromBlogWidget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Chameleon/includes/widgets/widget-fromblog.php on line 1

Notice: The called constructor method for WP_Widget in AboutMeWidget is deprecated since version 4.3.0! Use
__construct()
instead.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916

Notice: The called constructor method for WP_Widget in AdsenseWidget is deprecated since version 4.3.0! Use
__construct()
instead.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916

Notice: The called constructor method for WP_Widget in AdvWidget is deprecated since version 4.3.0! Use
__construct()
instead.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916

Notice: The called constructor method for WP_Widget in CustomLogoWidget is deprecated since version 4.3.0! Use
__construct()
instead.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916

Notice: The called constructor method for WP_Widget in ETFromBlogWidget is deprecated since version 4.3.0! Use
__construct()
instead. in /home/gmll/public_html/wp-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3916
About | Yang Jianli Website

About

 

06/04/2018 – 6.4晚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在华府举办烛光晚会,楊建利方政受邀讲话

Posted by on Jun 4, 2018 in 新聞 | Comments Off on 06/04/2018 – 6.4晚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在华府举办烛光晚会,楊建利方政受邀讲话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18 《议报》记者  周宏 2018年6月4日  华盛顿   6月4日晚8-9点,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公园举办烛光晚会纪念六四大屠杀29周年,悼念在屠杀中牺牲的英雄。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公园是2007年建立的,公园里矗立着以天安门民主女神像为原型的雕塑。   约60人各界人士参加了烛光晚会,楊建利、方政、周锋锁、李恒清、吴朝阳、王导等六四老兵,韩连潮、邱家军、张维、Anna Chen、曹洁、Gorden Shi、Daniel  Gong、Allison Cunningham、Shirly Zhao等近10位公民力量团队成员出席。 烛光晚会有基金会执行主席Marion Smith主持,楊建利、方政依次演讲。 楊建利在演讲中隆重介绍了在场的天安门老兵,他说1989开启中国人权价值全面觉醒的时代,八九民运展现了中国精神,这种精神最终将改变中国。他最后强调,只用语言纪念那些牺牲的兄弟姐妹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有配得上他们牺牲的行动。 方政在演讲中感谢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举办纪念会,尤其是把天安门民主女神像树立为该基金会的标志,他说六四屠杀是共产主义灾难的一部分,他最后强调只有结束了中共的专制政权,才有可能在全世界彻底消除共产主义的灾难。 方政演讲后,大家点燃蜡烛,敬献在民主女神像,点点的亮光围绕着民主女神像蔟燃。 附. 楊建利演讲英文稿 Thank you, Marion for your kind introduction. First, I want to express my profound gratitude to Dr. Edwards, Marion and the entire VOC team for putting together this memorial. I would also like to recognize the Tiananmen veterans and survivors of the Tiananmen Massacre who are present: Fang Zheng, Zhou Fengsuo, Li Hengqing, Wu Chaoyang and Wang Dao. Ladies and gentlemen, dear friends, I am honored and humbled to stand together with you tonight to remember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were killed in the Tiananmen Massacre. In the spring of 1989, college students in China led a movement calling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 They asked for more transparency and less corruption from their government. Their peaceful protest soon gained widespread support, attracting intellectuals, journalists, and labor leaders.  Millions of people in Beijing joined them, and almost all classes of Chinese society—from all over China—sympathized with their aims. On the night of June 3, 1989, PLA tanks and troops swept into the square and opened fire on students. Tiananmen was an event that changed my life and the lives of many others.  I was at Tiananmen when the tanks rolled in. I had been studying Mathematics at the UC Berkeley when I went back to China to join the student movement. On June 4, I saw my countrymen crushed beneath tank treads and felled by machine-gun fire. I was among the lucky who survived and escaped. I managed to avoid arrest and return to the United States. Since that day, I have committed my life to fighting for a China that will not ride roughshod over the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of its people. The demonstrations of 1989 were an expression of a spirit that has always been present in the people of China—a spirit that is present in all of humanity.  The struggle that began in Tiananmen Square 29 years ago continues today. It gave birth to an era of the rise of human rights consciousness among the Chinese people.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aced massive international criticism for its human rights record. Rising dissent at home and pressure from abroad have together helped bring about significant developments in the area of human rights, though much work remains to be done. Tonight I ask you to help ensure that the spirit of June 4 continues to change China. The noble souls of the Chinese people who died in the crackdown are not yet fully honored—not because so many are unknown, but because the goals of their sacrifice are still suppressed by the CCP regime.  Those of us here know that honoring our fallen brothers and sisters with words alone falls terribly short if we do not bring those words to life by honoring them equally with deeds worthy of their sacrifice. We must persist in our efforts to replace lies with truth, atrocity with humanity, and tyranny with democracy. Let us stand together with those many many individuals in China who bravely put themselves forward as obstacles against the forces of autocracy.  Their fight is our fight, and we need only repay their courage with our love, support, and unified engagement to...

read more

06/02/2018 – 再回头审视, ​再举目展望​ ——“六四”二十九周年纪念

Posted by on Jun 2, 2018 in 文章類 | Comments Off on 06/02/2018 – 再回头审视, ​再举目展望​ ——“六四”二十九周年纪念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15 作者:楊建利 二十九年中,“六四”是中国的禁忌话题,年轻一代甚至因无法接触信息而对此感到陌生,除了香港维园奇迹般始终如一的六四烛火,即使在海外,如今的纪念活动也完全无法匹配八九民运的规模和六四屠杀的惨烈与震撼。天安门母亲在等待中一天天老去,很多受害者的家人甚至已经去世。似乎这已成为一个死结:孤独者的呐喊在中共的六四定性面前,仿佛一头撞向没有回声的坚硬石墙。二十九年的时间让记忆中的清晰画面成为遥远的过去,伤痛再加伤痛,悲伤再加悲伤。 有些牺牲是无法挽回的:勇者的血、亲人的泪和一代人年华的逝去。面对一个个痛彻心扉的故事,我们当然需要反思:当初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亲历者、分析者对此已经讲过很多,但往往不能得出一致的结论,甚至会让讨论变成激烈的争执,比如5月13日的绝食是否让党内开明派失去处理学潮的主动权,比如六月三日前是否应该撤离广场,比如六四后的空校是否让外地高校失去了凝聚抗争的机会,等等。这些讨论还将继续下去,让人学会多视角反思,让我们更加理解政治的复杂性。 有一点似乎争议不大,那就是八九民运的主体——高校学生未能在行动策略上形成与党内改革派、知识分子、商界、工人等社会力量的有机结合。将这一缺陷归咎于广场学生是不公允的,事实上,在学潮最后期,广场学生的心态在发生变化,顶着当局抓“长胡子的人 ”的压力,希望更有经验的长者介入,但除了刘晓波、侯德健、周舵、高新等人,并没有太多知识分子公开介入对学运的引导,而当局对鲍彤“泄露戒严机密”的指控后来被证实为虚假,也可以作为一个例子表明党内开明派尽管心存同情,但在介入学运问题上态度是比较慎重的。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留意,那就是六四后被抓捕、通缉的知识分子和企业界人士,有很多人介入学运的初因,是在统战部等党内开明派的要求下,被动员到广场劝告学生撤离的,就连万润南的四通、陈子明的经济研究所,在运动初期也曾明确“不介入”的态度。在风起云涌的学潮面前,其它社会力量显然没有做好准备,未能充分预见到学生身上蕴含的巨大力量。 所以,八九民运的主体,自始至终,是高校学生。八九民运的同情者遍布社会各个领域,但这些同情者主要以个人身份表达同情和支持,而未能实现任何一个阶层、行业的内部联合来对抗戒严和镇压。在六三夜幕降临后的长安街上,“北京市民”被永远镌刻在历史画卷上,但这是没有组织、甚至几乎没有彼此联系的个体,孤身阻挡坦克的“王维林”成为他们的代表。而八九民运虽然规模巨大、影响深远,但学生运动带有不可避免的理想主义色彩,学生这一阶层缺少社会经验,缺少对社会资源的掌控,虽以“反官倒、反腐败”的要求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同,却未能触发不同社会阶层基于利益需要的抗争,因此,在六四镇压后,后续抗争是极其微弱的。 当邓小平不惜代价动用军队进行镇压的时候,力量上的悬殊决定了学生和市民无法以血肉之躯对抗全副武装的军队,学运在北京的失败是很难避免的,然而,其它城市同样风起云涌的学运并没有遭到军队的直接镇压,却也在六四后不久时间内烟消云散,这一现象背后的成因,在过去二十九年内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和研究。 至少就两点来看,八九民运时的中国社会尚未做好变革的准备:1,自由民主观念的传播广度不足以支撑持续性抗争,普适价值的系统性传播基本还只局限于高校和知识阶层,而且由于国门打开时间不长,这些观念的传播也带有失真和片面的问题,即使在民运参与者内部,也存在很大的观念性差异,如孔庆东、司马南等人也曾是八九民运的积极参与者;2,以高校学生为主体的理想主义的抗争欠缺各社会阶层利益层面的抗争配合。其时,民营企业处在发育初期,力量弱小,而国企职工的工资福利尚可及时发放,农民在摆脱毛泽东时代的严格限制后,收入总体上趋升。走出文革不久的中国,经济处在恢复和发展期,腐败在广度和严重程度上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弱势阶层的被剥夺感远没有今天这么强烈,人们对腐败和社会不公的深层成因,还没有形成足够共识,游行队伍中甚至有人举着毛泽东画像呼吁公平和平等。 所以,二十九年后的回顾与反思,不应该只停留在对学运、对北京、对六三之夜的聚焦上。如果以更开阔的视野审视一九八九,我们需要看到,奇迹般的八九学运得到了社会广泛的同情,却没有得到足够有力的实质支持,缺少在第一波镇压后的后续反抗能力。 我无法断定如果党内高层有人以叶利钦的方式站出来是否可以扭转局面。当有些反思者以此抱怨赵紫阳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忘记,学运从一开始就弥漫着对沦为“高层斗争牺牲品”的心理警觉,学运对其它社会阶层的开放度是不够的(尤其是前半段),弱者的防范心理是正常的,但这种防范在有些方面明显过度,如广场三君子被扭送公安部门,广场上出现“抓特务”现象,甚至开始形成内部冲突。 就当时的具体行动策略来讲,学潮(尤其是前半段)对其它社会阶层尤其是党内同情力量的自我疏离可能是幼稚的,但也要看到,八九民运开创了中国历史的先河:以民间社会为主体并具有主体自觉的大规模文明抗争,普通公民不再信赖“权力者的游戏”,不再让自己成为权力的附庸。这一贡献是历史性的。 凝聚一场成功的社会运动,需要有各阶层广泛认同的共同价值观,并在这一价值观之下,形成对主要议题的基本共识——至少在抗争者内部不存在针锋相对的严重对立——进而,形成有效合作,并尝试进行组织上的建设。坦白地说,在1989年,这些还难以做到,六四枪响前,学潮最主要的推动力和凝聚力是反腐败、反戒严和争取学生组织的合法性。毛泽东的极权统治消灭了所有的民间政治组织,消灭了所有不同于官方的政治理论体系,甚至以反智、反文化的极端之举,让中国变成了文化沙漠,这就使1989年时的知识精英们尽管充满了英雄主义的献身精神和思想上的前卫精神,但在知识储备和知识结构上,于民主转型所需要的成熟性和丰富性还存在严重欠缺。 因此,八九民运的失败,事后来看,不再如当初那样令人愕然,人们所谈论的八九民运胜利的可能性,或许本来就只是小概率的可能。就当时政权与民间的力量对比而言,学潮发展的规模的确是一个奇迹,这应该部分归功于党内高层较为公开化的意见分歧,更应该归功于学生高度的激情和敏捷的行动能力。 因此,六四的失败不应被看作一种失败,而是一个新时代的真正开始。二十九年来,我接触的很多八九民运亲历者认为,是六四让他们开始了思想上全面接受自由民主的道路,而在此之前,很多人是懵懵懂懂或一知半解。八九民运最初的动机是悼念胡耀邦、反对腐败,人们甚至对八九民运是否以自由民主为主要诉求这一点也有分歧,但在六四之后,自由、民主无疑成了人们对这一运动的主要认识和定义,自由、民主理念成为这一运动的自然延伸。八九民运以一种举世瞩目的惨烈方式结束,从道义上讲让中共政府输掉了底裤,在这种道义的巨大冲击之下,六四之后,普世价值(暨普适价值)才真正在中国开始了大规模传播并具有了生存土壤,在此之前,自由民主思想还只是小众的前卫思想。尽管中宣部严防死守,但今天中国知识界和一般民众对普世价值的接受和理解程度,已非六四前的中国社会可以比拟。中国社会的很多指标现实,现在比1989年时更具有推动自由、民主的民众基础。 六四镇压后,中共当然意识到市场经济的发育给政权带来的威胁,这才有了江泽民“把个体户整垮“的豪言壮语,但走出文革不久的中国,计划经济的失败已成定论,加之严峻的就业问题时刻造成对政府的压力,遏制民营企业发展的思路在民生和就业压力之下,是不切实际的,即使在邓小平南下讲话之前,左的口号之下,民营经济也没有停止过长足发展的势头,这是人心(甚至可以说私心)所向,大势所趋。 民营经济的发展和普世价值思想的传播造成的冲击,使共产党传统意识形态彻底破产,官方再也拿不出一套可以被社会接受的“思想理论”,于是全社会出现一种怪现象:公开的官方话语与私下真实话语的脱节,正如原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所描述的,省委书记省长,们鹦鹉学舌般讲完一套官话,私下里却大都认为中国需要走民主的道路。 我认为,这种私底下对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接纳和认可,八九民运和六四起到了无可替代的助推作用。没有八九民运的风起云涌和最终做出的流血牺牲,普世价值不会这么快取得道义和理念上压倒性的优势。尽管中共采取越来越强烈的警察维稳压制,但人心的丧失和对中共前途的悲观,从六四开始就变得不可逆了,至于御用学者发明的“三个自信(后增加一自信改为四个自信”和习近平的“马列回潮”,不过是一个历史的插曲。事实上,尽管对民营企业充满警惕,采取限制和歧视的政策,习近平也不能在整体上扼杀民营企业的生存,毕竟民营企业创造了大多数就业岗位,这一点迥异于毛泽东时代,也完全不同于1989年时的经济结构,这种变化也使中共已不可能堵死中国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因此,回潮只是暂时的,而且会形成很强的反弹力。 为了挽回意识形态领域彻底的失败,六四之后,中共转而乞灵于向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迄今为止,虽然习近平试图恢复马克思主义的地位,其所依仗的仍然不过是爱国主义,而无法让早已与现实完全脱节的马克思主义恢复生机,以自由、人权、法治为核心的普世价值观仍然是唯一具有生命力的政治理论,任何严肃的学者都在不同程度上接受西方普适价值思想。 六四过后,腐败的加剧、利益格局的调整和市场经济因素的增加,使社会进入利益多元化状态,社会矛盾更多地不再以理念差异体现,而直接表现为个体利益上的分化,在缺少法治的社会中,这种分化和冲突经过演化,最终又被赋予了政治上的敏感性。二十九年后,我们看不到八九民运那样大规模的抗议,但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各种抗议、上访、冲突所卷入的人数,可能比八九民运的参与者数量还多;中共如今不再动用军队和坦克,但每天投入到维稳上的人力,肯定远超1989年6月4日。有人认为这种基于利益冲突的抗争是没有意义的,我的看法恰恰相反,自由、人权、民主理念不是空泛的口号,而是对应社会现实的需求。1989年以前,中国社会有没有利益分化?当然有。但我们很少看到公开的抗议示威,甚至于1958年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几千万人活生生被饿死,也没有形成有影响的抗议事件。这是因为任何抗议事件的形成,背后必须辅以观念作为推动力,六四之后的中国社会,权利意识开始深入人心,人们意识到,除了沉默和揭竿造反,还有一种改变现实的力量,那就是以人群聚集的方式来维护个人权益。不仅如此,“法治”、“人权”概念也被中共羞羞答答地写入宪法,这些写在纸上的条文虽然只是空话,但至少反映了中共在理论和公共话语上的退却,被迫部分地接受来自普适价值的概念。当然,在中共“爱国主义”长期宣传之下,很多社会成员动辄就要“打日本、灭美国”,甚至成了网上的所谓主流舆论,但我们回顾习近平整顿网络之前的网络状况就会发现这只是一种假象。就在短短几年前,官员公开抱怨政府在网上“成为弱势”,各大等门户网站上焦点新闻的评论也几乎是一边倒地批评政府,最近几年,这些声音似乎消失了,它们去了哪里?只是批评政府的声音被技术性屏蔽而已,具有自由思想的社会成员并没有消失,而且,即使是那些五毛,面对暴力拆迁、城管打人等恶性事件,也会哑然无语。 上访人数和群体事件的居高不下表明当今中国的官民对抗开始呈现为一种权利意识推动下的利益抗争,对权力者来说,这样的抗争一时间比理想主义者的抗争更难消除。 无视和贬低这些抗争的价值是极其短视的,当人们震撼于二十九年前学潮的规模时,谁会否定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次次学生运动(如八六、八八学潮等,其中也包含一些利益性诉求,如1979年人大校园之争引发的抗议)对推动八九民运的作用呢?所有的大树都要长过自己的幼苗阶段。 回首八九民运及其悲壮结局,常有恍若隔世之感,但如何审视六四,却有不同的方法,有人以八九民运的失败结局而堕入悲观主义,有人意识到八九民运只是中国政治现代化的开始,因而不屈不挠。尽管二十九年来遭受最为严酷的打压,但在今天的中国,除了权利驱动的抗争,观念、政治意义上的抗争也从来没有断绝,而且参加者的人数与其它国家民主化过程相比毫不逊色。最近几年的超高压控制,表面上削弱了反对的声音,但也让更多的社会矛盾失去了缓冲的出气孔,并促使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态度发生根本改变,使专制政治陷入更大风险。 二十九年后,尽管不再是热点话题,六四人物也大都老去,依旧在政治上活跃的越来越少,但六四是中共无法回避的梦魇,每年的六四都是中共维稳体系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是任何认真讨论中国政治问题的人必须面对的问题,这是因为:六四是一个百年、千年话题,不会随着当事人的渐渐老去而被世人遗忘,六四滥觞的政治议题在中国不仅没有消除,而且在日益紧迫地成为全民议题。今天中国政府面临的政治难题要回到六四才能找到答案,中国民间异议政治的规模性形成和持续化、深入化,也要回到六四这个源头去审视。 从这个意义上说,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是中国当代史的开始,没错,六四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对过去二十九年的回顾与反思,不能以否定八九民运和后八九民运为目的,因为这是中国未来的原点,只有意识到六四作为中国当代政治尤其是异议政治的起点性位置,人们才会以当代眼光来审视我们的社会、历史、文化,实现观念转型、政治理念转型、行为模式转型,同时也让我们的目光从单纯的政治变革转向更多层面,以更开阔的视野和更大的决心推动中国社会的基础性改变。 我曾多次假设:当天安门和长安街的抗议示威被镇压后,如果全国各地的抗议能够持续,中共能够赢得1989年的那场较量吗?那么,今天就让我们把视线转向更加辽阔的国土。要意识到并非只有备受瞩目的人物和事件才具有历史意义,无论是观念的传播、集会抗议、思想讨论、维权抗争、围观声援、传播真相、网络发声、民间互助、饭醉聚会……都是在构筑我们在天安门和长安街之外的力量基础。 1989年告诉我们:只有一个天安门广场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多的天安门广场,而中共的军队只有一支,而就连这支军队的选择,也不是永恒不变的。 六四以后,中国开始有了真正的当代中国政治学,今天的我们需要继续认真学习,同时踏实地创作我们应该书写的那一章。   2018年6月2日...

read more

06/01/2018 –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纪念八九六四:革命还是改良?

Posted by on Jun 1, 2018 in 新聞, 評論與采訪 | Comments Off on 06/01/2018 –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纪念八九六四:革命还是改良?

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e705jyyIlk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14 公民力量新闻组...

read more

05/30/2018 – 方政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讲述六四真相,观众含泪起立致敬

Posted by on May 30, 2018 in 新聞, 演講類 | Comments Off on 05/30/2018 – 方政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讲述六四真相,观众含泪起立致敬

演讲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f37EaGy9yo&t=174m55s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11 《议报》记者 何佳 2018年5月30日     30日第十届奥斯陆自由论坛进入第二天的议程,大约下午12:30开始六四英雄、在天安门大屠杀被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的演讲时段,天安门屠杀的见证人、奥斯陆自由论坛的资深顾问楊建利首先做引言,楊建利说“虽然我不知道著名坦克人照片里的坦克人是谁,但我认识许许多多其他坦克人—-天安门的英雄。、、、方政是一位坦克人,天安门屠杀的活见证,真相的声音,他是我们都珍爱和敬佩的英雄。”   方政讲述了他在六四屠杀六部口惨案中被碾压的经过,他有幸活过来在中国不屈服于中共要求他掩盖真相所收到的迫害和生活磨难,以及他来到自由世界为六四真相所做的努力。方政演讲完,奥斯陆自由论坛的主席Thor激动走上台与他拥抱,台下的观众含泪起立向他致敬,许多听众包括年轻的高中生争相与他照相。   楊建利给记者讲:“方政太棒了,他的演讲朴实而惊心动魄,影响很大,奥斯陆自由论坛这样的平台会把他的信息传导放大。我们俩不虚此行,以后要多参加这样的国际平台活动。”   演讲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f37EaGy9yo&t=174m55s   附1. 方政-演讲大纲      大家看!这张著名的照片,坦克人”它代表了1989六四中国人反抗暴政的勇气,王维林拦坦克。我2009年到美国的时候,在很多人家里看到这张照片,当他们得知我的双腿是在北京被坦克压断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相信,他们都很惊讶的说:坦克不是被王维林拦下来了吗?(照片1王维林拦坦克)      89年的时候我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大四学生,我是一名运动员,希望为为中国的体育事业做出自己一份贡献,那时候我们每个人怀着赤子之心爱这个国家,认为它充满希望。当时国家走向开放,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正在改进,我们希望中国共产党能继续改革,抑制腐败,打击官倒,给民众更多的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使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学生时代的我照片2)      天安门民主运动中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对国家进步很是期待,觉得民主运动可以加速国家进步,让国家更加自由,所以我积极参与其中,学生们游行示威.静坐绝食.呼吁请愿.表达我们的愿望。我们想通过一种和平的表达方式,希望中国领导人能够接受,可是当时的执政者,那些顽固派罔顾民意。(六四广场照片3)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相信我们和平民主的示威是一种政治威胁,会影响国家的进步,因此决定用武力来驱散示威者。      6.4号凌晨,军队从四面包围了天安门广场,子弹划过天空的从我们头上飞过,击中纪念碑闪出火星。广场四周坦克一排一排在慢慢推进,推到了矗立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碾平了,广场上的帐篷。荷枪实弹的士兵从我们静坐学生身体上冲上纪念牌,殴打驱赶学生。当时的情况很紧张这时我的一位同学校的学妹非常紧张害怕她找到我希望和我在一起。我答应她不要害怕跟我在一起我会保护你。      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当时刘晓波先生是一位年轻的教师,就和我们在一起,也是他冒着危险代表学生去和军队谈判。      最终,军队允许我们静坐学生和平撤出广场。(刘晓波照片4大约凌晨4点左右在坦克的逼迫和士兵驱赶下我们从天安门东南角撤出,      走到那大概早上6点钟了,天也有点亮了。当时的长安街很空旷,我们学生是有秩序的和平的行走在人行道和自行车道上。那位学妹就一直和我手挽手走在一起。      我走在撤退退伍的后三分之一的地方,就是比较偏后。      走到西长安街时,六部口附近,我们听到在我们后面有爆炸声,随后浓烟滚滚,很呛人。正在彷徨中,一颗毒气弹在我们身边爆炸,一团黄绿色的烟雾笼罩着我们,下子笼罩着2-3米的范围,当时人就感觉到头晕、令人窒息。      当时我就蒙了,和我一起的学妹受到惊吓晕倒。,眼睛的余光就看到坦克从东向西快速行驶到跟前,顿时感觉坦克炮筒子压迫而来,已经来不及逃跑,使劲把女同学往护栏推靠,慌乱中躲闪不及侧身倒地。 坦克压到我的双腿,就从我的双腿上碾过去了,很紧很挤压的感觉,当时我意识还有一点,只觉得身体咚咚咚的被拖行了一段距离,   我最后的意识停留在看到自己腿上露出的白色骨头。(我的受伤照片5)        我很感激那位照相者,记录了这个残酷的画面,成为坦克压人的铁证。这就是六四镇压中最血腥残酷的六部口惨案。六月四日当日,至少一万人被杀害在天安门。(六部口坦克照片6)      记得我醒来的时候迷糊中,我是睡在地上,因为当时积水潭医院太多的伤员,床铺不够用,医院会议室的地板成了临时抢救场地。      医生问:“你醒了?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我问医生:“我的腿是不是没了?”因为我最后的记忆清楚的看到自己腿上的骨头….      医生惊讶又无奈的安慰我说:“你来的时候就没有腿了,我们尽力了”。      让人们遗忘这段历史。      遗憾的是我救助的那位学妹刚开始还到医院看望我,感谢我救了她我也很欣慰她是安全的,但后来受到了当局的压力,她否认和我在一起和当时救她的情形。那种恐惧高压下,她为了继续学业和工作她妥协了。我能理解她。      我失去双腿后重新回到体坛成为一名残疾运动员,参加了铁饼和标枪项目。1992年我是这两项轮椅上的全国冠军,1994年远东及南太平洋残疾人运动会我本应代表中国参加但是最终中国政府领导人取消我参加国际比赛的资格。因为他们担心我如果得奖接受记者采访问道我如何失去双腿的我是不会说谎的。(残疾运动照片7)      此后,我得到美国政府慷慨的帮助,来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来美国后,我认识了一位同样在六部口被坦克压伤的人但是他不愿意和我一起讲述自己的受伤经历,因为当年他为了能顺利出国,他必须写保证书,写自己的伤是在学校门口被公交车压的,或者诸如此类的谎言,才能被批准拿到护照前往美国,他就这样被迫改写了自己的历史。      几天后就是六四屠杀29周年,然而,在国内所有的信息网络、媒体上看不到任何有关“六四”的信息,国民不允许在公开的信息场合中谈论“六四”,所有有关“六四”的信息很快就会被屏蔽。每一个中国公民依然无法了解“六四”惨案发生的真相,以致这一反人类的罪行依然停留在官方最初的“反革命暴乱”到“政治风波”的定格中。经过29年政府对国民的封锁、有选择性地遗忘,好像中国首都北京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残暴和血腥。那些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们不能自由纪念她们的孩子,如今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对六四已经淡忘,国际社会多把注意力集中于中国的经济能力上,而很少去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天安门母亲照片8)      现在我居住在美国,我尽力到处去参与各种社会活动,我会去学校和年轻人交流。我作为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的经历者,幸存者之一,我有义务传播真相,唤醒国际社会的记忆,让全世界不要忘记当年的屠杀请大家不要忘记1989年学生的初衷,不要忘记学生们在广场的血。。(我和学校照片9)      谢谢大家!   附2. 楊建利的引言全文: This photograph of the Tank Man is one of the most famous images of the 20th century. It was taken during the 1989 Tiananmen massacre.                                      For nearly 30 years, people have wondered what became of him, but his identity and his fate are still a mystery. This mystery lingers primarily becaus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made every effort to suppress the truth about what happened at Tiananmen. To this day, people in China who dare to remember face brutal persecution. Although I don’t know who the Tank Man was, I do know many other Tank Men, by which I mean Tiananmen heroes. I was one of the student protesters in Tiananmen Square when the massacre began. I witnessed many people killed, including 11 students who were chased and run over by tanks on the morning of June 4th. These were two bodies we helped collect and carry to hospital. In this tragic episode, there was a student who was much luckier than those who lost their lives on the spot. He was run over but lost only his two legs. His name is Fang Zheng. He is a Tank Man. He is a living evidence of the massacre, voice of the truth and an inspiring hero we all love and admire. Please join me in welcoming my friend and fellow activist Mr. Fang Zheng.  ...

read more

05/30/2018 – 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Posted by on May 30, 2018 in 新聞 | Comments Off on 05/30/2018 – 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新聞來源: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5302018110506.html 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在“奥斯陆自由论坛”上发言的中国异议人士方政。1989年6月,方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被解放军坦克碾断双腿。(照片由杨建利提供) 在“奥斯陆自由论坛”上发言的中国异议人士杨建利。1989年春夏之交,正在美国留学的杨建利返回北京,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照片由杨建利提供) 在“奥斯陆论坛”上发言的杨建利。背景屏幕上显示的是1989年6月从北京天安门广场送往医院抢救的一名伤员。(杨建利提供) “奥斯陆自由论坛”屏幕上显示的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悼念1989年死去的亲人。(杨建利提供) 在89六.四事件中遭坦克碾压失去双腿的方政5月30日在“奥斯陆自由论坛”(2018 Oslo Freedom Forum)发表演说,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痛斥中国政府迄今仍在打压六.四受害者,抹杀真相,呼吁人们勿忘六.四。 聚焦世界人权议题的“2018奥斯陆自由论坛”5月28日-5月30日在挪威奥斯陆召开。1989天安门民主运动亲历者方政应邀参加本届论坛,并在5月30日发表演说。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5302018110506.html/m0530-yl.mp3 “谢谢大家!中国需要你们的帮助,中国需要人权。谢谢!” 演讲开始,背景大屏幕上放出了89年6月5日一名白衣人在长安街拦截坦克的“坦克人”照片。方政呼吁大家在记住“坦克人”,记住1989六四中国人反抗暴政勇气的同时,不要忘记6月4日清晨,解放军坦克在六部口追杀学生,造成大量伤亡的事件。 方政5月30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 “尽管过了29年,在中国通过共产党政权的延续,六.四真相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揭示,反而被更加严酷的封锁。所以我呼吁大家不要忘掉那段历史。那么我(在演讲中)主要想告诉大家另外一个事实,不太有人知道的,就是六部口坦克从身后追杀学生的这么一个事实。而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受伤,失去双腿的。” 方政在1989年时是北京体育学院大四学生,积极参与了天安门民主运动,想通过和平请愿,促使中共改革,抑制腐败,使中国变得更好。6月4日清晨6点左右,撤离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队伍拐上西长安街走到六部口时,突然从人群背后射出许多毒气弹,在学生队伍中炸开,有一颗就在方政身边爆炸,走在他身边的学妹,突然昏倒。方政赶紧抱起学妹向路边转移,而此时一辆坦克快速向学生队伍冲来,方政奋力把学妹推向人行道边的护栏,而自己来不及躲开,双腿遭到坦克碾压、拖行。他挣脱坦克履带链条,滚到路边,昏迷过去,后被市民和学生送到积水潭医院抢救,双腿截肢。 失去双腿后,方政重回体坛成为一名残疾运动员,并在1992年在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两项冠军。他本应代表中国参加1994年的远东及南太平洋残疾人运动会,但中国当局却因为他是六四事件的伤残者,取消了方政的比赛资格。 2009年2月,经“人道中国”组织救援,方政携妻女抵达美国旧金山生活,目前担任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在方政看来,六.四并没有真正的结束。 “第一,它这个政权就是当年镇压的政权的延续。而且现在的执政者并没有对他们当年犯下的罪行有一丝一毫的忏悔,没有任何的改变。所以我认为六.四并没有结束。第二,它一直在继续迫害国内的那些跟六四有关的人。比如‘成都酒案’,人们做纪念六四的一个酒,被当局抓起来两年,到现在一直没有判。人们公开的去悼念六.四会被抓。老师公开在课堂上讲这些会丢教职,甚至被投入监狱。凡是公祭六四的人,中国政府都不允许。中国当局封锁网络上有关六四的各种信息。 方政此次演讲的引介人、“奥斯陆自由论坛”资深顾问、美国民间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是89民运的参与者,也是六部口惨案的目击者。杨建利5月30日向本台记者指出,六四以后,中国政府用尽各种办法来消灭人们对六四的记忆, “最主要的办法就是暴力威胁的办法,谁要是有胆量出来纪念的话,就会被打压,包括天安门母亲,连纪念她们的孩子都受到打压。久而久之,人们都淡漠了,年轻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我们能够借助各种论坛,讲述六.四的真相是非常重要的。” 杨建利认为,六.四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是中国很多问题的转折点,如果六.四真相遭掩盖,大家没有谈论它的自由,那么中国的政治问题永远不可能解决。六.四是中国政治发展道路上绕不开的关卡,必须解决六.四,才能通向未来。 (记者:林坪 责编:申铧)...

read more

05/28/2018 – 第十届奥斯陆自由论坛开幕,楊建利、方政出席

Posted by on May 28, 2018 in 新聞 | Comments Off on 05/28/2018 – 第十届奥斯陆自由论坛开幕,楊建利、方政出席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10 《议报》记者  何佳 2018年5月28日  由美国人权基金会主办的一年一度的奥斯陆自由论坛今天傍晚在奥斯陆的市政大厅举办了它的第十届开幕招待宴会,代市长 Raymond Johansen 致欢迎辞。中国民主人权人士公民力量创办人楊建利和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应邀出席该届论坛。   楊建利和方政在奥斯陆市政厅   楊建利和方政在奥斯陆市政厅外​  奥斯陆自由论坛是类似TED Talks的高层次演讲论坛,与TED不同的是,奥斯陆自由论坛只聚焦世界人权议题,邀请各国的异议人士、前良心犯、现良心犯家属、第一线的自由民主斗士、人权的支持者、学者、艺术家和政治人物演讲和表演。在奥斯陆,奥斯陆自由论坛是仅次于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第二受关注的国际活动。近年来人权基金会积极在世界各大洲建立奥斯陆自由论坛平台,预计将在今年至迟明年在台湾建立第一个亚洲的奥斯陆自由论坛。楊建利博士是人权基金会和奥斯陆自由论坛的资深顾问,他协助筹办了有关中国议题的演讲。 来自中国、朝鲜、越南、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柬埔寨、缅甸、伊朗、阿富汗、伊拉克、埃及、利比亚、阿塞拜疆、南苏丹、也门、刚果、乌干达、喀麦隆、厄立特里亚、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古巴、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国家的人权人士,挪威、瑞典、丹麦、美国、加拿大、英国、瑞士、台湾、德国等国家地区的人权支持人士、学者、艺术家和政治人物共近100人将在第十届奥斯陆自由论坛上演讲和表演,挪威的外交部部长和国际发展部部长将在不同时时段到会致辞。“六四”英雄、在天安门屠杀中失去双腿的方政将在30日上午11:30演讲,楊建利将是方政的引介人。 有兴趣参与的读者可以通过下面的社交媒体跟踪论坛的议程: Facebook: @OsloFreedomForum Twitter: @OsloFF Instagram: @OsloFF...

read more

05/25/2018 –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西藏“分裂” 朝鲜“去核” 美中贸易战“搁置”… 然后呢?

Posted by on May 25, 2018 in 新聞, 評論與采訪 | Comments Off on 05/25/2018 –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西藏“分裂” 朝鲜“去核” 美中贸易战“搁置”… 然后呢?

消息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_xXY3BVIgM

read more

05/16/2018 – ​明镜​直播:川普想放過中興,國會會懲罰中國政府嗎?(《明鏡編輯部》第251期)

Posted by on May 16, 2018 in 新聞, 評論與采訪 | Comments Off on 05/16/2018 – ​明镜​直播:川普想放過中興,國會會懲罰中國政府嗎?(《明鏡編輯部》第251期)

消息來源:https://youtu.be/-TeMuV5_Ry0 時間:美國東部時間2018年5月16日上午11時((北京時間5月16日晚23點) 嘉賓:楊建利@yangjianli001 主持:陳小平@xchen15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99 公民力量新闻组...

read more

05/11/2018 – 自由亚洲电台RFA【中国热评】棒槌岛习金二会, 吴小晖免死, 汶川:感恩还是问责 ?

Posted by on May 11, 2018 in 評論與采訪 | Comments Off on 05/11/2018 – 自由亚洲电台RFA【中国热评】棒槌岛习金二会, 吴小晖免死, 汶川:感恩还是问责 ?

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ZF8BaOaDlw  

read more

04/30/2018 – Initiatives for China participated in 75th Anniversary of Jewish Warsaw Ghetto Uprising

Posted by on Apr 30, 2018 in News | Comments Off on 04/30/2018 – Initiatives for China participated in 75th Anniversary of Jewish Warsaw Ghetto Uprising

Initiatives for China participated in 75th Anniversary of Jewish Warsaw Ghetto Uprising   On April 19, Dr. YANG Jianli, President of Initiatives for China/Citizen Power, participated in the activities in Warsaw commemorating the 75th anniversary of the Jewish Warsaw Ghetto Uprising. He presented flowers to the Ghetto heros on behalf of freedom fighters of China.  Initiatives for China (a.k.a. Citizen Power for China) is dedicated to a peaceful transition to democracy in China through truth, understanding, citizen power, and cooperativ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