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2017 – 杨建利谈美国发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行政命令

Posted on Dec 22, 2017

消息來源: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12/%E6%9D%A8%E5%BB%BA%E5%88%

A9%E8%B0%88%E7%BE%8E%E5%9B%BD%E5%8F%91%E5%B8%83%E9%A9%AC%E6%

A0%BC%E5%B0%BC%E8%8C%A8%E5%9F%BA%E4%BA%BA%E6%9D%83%E9%97%AE%

E8%B4%A3%E6%B3%95%E6%A1%88%E8%A1%8C%E6%94%BF%E5%91%BD%E4%BB%

A4.html

今天(21日)美国川普政府就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签署第一个行政命令,对全球13位人权侵害恶棍进行惩罚,限制他们入境美国并对他们的财产进行查封冻结。为2014年人权活动家曹顺利被迫害致死负责的中国现任警察学校政委,原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上榜”。

记者就这个行政命令采访长期推动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

记者:杨博士,川普政府就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签署第一个行政命令,你看了这个行政命令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杨建利:按照去年12月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案规定,今年年底美国政府须签发第一个行政命令,我们一直在等待。当时我们的工作团队有一个共识,第一个行政命令里一定要有中国政府的官员,这是一个底线,有一个中国官员“上榜”形成的突破,我们就算成功了。中国官员高岩被列入惩罚名单,这是一个好消息,是重要的第一步。

记者:人们对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实施抱有很高的期望,高岩“上榜”是零的突破,但是其他中国的人权恶棍没有上榜,你是不是有点失望?

杨建利:我们当然希望,有更多、更高级别的中国政府的人权侵害恶棍都能“上榜”,但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提醒大家,一定在积极努力的同时压低期望值,原因是,惩罚名单的确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美国政府不会用此行政命令影响他们所需要的外交关系,说得极端点,习近平是不会“上榜”的。马格尼茨基法案最主要的用意是用威慑力改变官员的侵害行为,虽然傅政华、夏宝龙我们特别希望“上榜”的官员没有“上榜”,我们感到一些遗憾,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还有其他的人权侵害官员未来不会“上榜”,这就是威慑。

记者:您能否谈一下,为什么高岩首当其冲被列入惩罚名单?

杨建利:高岩“上榜”非常符合马格尼茨基法案的最初动机。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是由2012年开始实施的针对俄国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扩充产生,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命名来自俄罗斯维权律师谢尔盖.马格尼茨基,他因为揭发俄罗斯政府的腐败,于2009年11月在被关押期间去世,美国国会因此于2012年通过针对这个案子的侵犯人权、腐败的俄罗斯官员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我简单介绍一下曹顺利案,读者就会理解美国政府选择时任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的高岩是恰当,与俄国马格尼茨案类比的用意很明显。曹顺利女士是中国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早期曾在国家劳动人事部工作,因控诉政府机关贪污腐败、滥用职权,被解除公职,2008年底曹顺利在北京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目的是要求依国际惯例,让弱势群体参与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并收集上千份个案,因此在09年被劳教1年。2010年刚出劳教所16天,又因世博会再次被劳教1年零3个月。曹顺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于当天被送进朝阳区看守所羁押,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变更罪名为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曹顺利女士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患有双肺结核、肝腹水、子宫肌瘤及囊肿等多种疾病,当局拒绝其及时接受治疗。期间其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被拒。直至2014年2月19日昏迷被送进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后转入北京309医院抢救,期间多次宣告病危,延至2014年3月14日去世。

记者:未来围绕这个法案人们还可以做什么?

杨建利:我们公民力量从2012年4月的第七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上开始推动这个法案的通过和实施,后来许多人权组织加入推动,今天终于有了第一个结果,很不容易。我们在刚刚举办的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上专门设立该议题的训练项目,主要是让更多的人权工作者和人权侵害受害者了解如何搜集证据和如何和相关部门和机构合作。我觉得未来四项工作是十分重要的,1. 传播相关信息了理念,让更多的人、最好是更多的中国官员、了解这一法案的内容、用意和实施;2. 让人们知道如何搜集证据,没有过硬的证据,其他后续工作都谈不上;3. 推动其他国家通过和实施类似法案,目前已经通过类似法案的国际除了美国,还有爱沙尼亚和加拿大,英国下院通过上院正在推动,我们下一个目标是澳大利亚;4. 马格尼茨基法案只是人权工作的一个工具,还有许多其他工具需要介绍给大家,美国的其他惩罚法律,联合国的人权机制等等。

记者:您还有什么补充?

杨建利:这些工具都是辅助性的,很重要但是都不是根本的,最根本是国内的公民运动、维权运动,我们不能本末倒置,读者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谢谢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