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7/2018 – 中国民营企业家维权协会成立公告

Posted on Apr 17, 2018

來源: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72

鉴于当前中国民营企业所处的政治困境,因应民营企业家的迫切需求,在各方积极支持和帮助下,在公民力量团队同仁共同努力下,公民力量“中国民营企业家维权协会”于2018年4月16日正式成立。

中共十九大以来,“红色政权”正持续不断地强化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一场信息时代的“共产红祸”卷土重来,中国再次处在历史转折关口,而中国民营企业家阶层将成为这一转折的主要牺牲者之一,因此,建立广泛的维权联盟,对中国企业家十分必要,这也是许多企业家迫切的呼吁。

中共十八大以来的政治转向正在让民间社会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此前四十年经由公民社会努力而争取到的有限自由空间被逐渐蚕食,终身制和个人独裁使中共政权在打压民间社会的问题上,可以采取更为严厉和一致的做法。“党领导一切”的权力结构下,中国民企将面临着“第二次公私合营”等政治性洗劫的危险。

时下中共正竭力鼓吹其“初心”和“使命”,而其初心和使命,用《共产党宣言》的话来说,就是“消灭私有制”。在过去四十年,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成分的重新出现,是依附在权力基础之上的一种畸形存在。政权稳定和权力者的贪婪需要资本创造财富;资本被迫迎合无处不在的威权。中共权贵和企业主形成的利益联盟,催生了一个独特的权贵资本主义怪胎,法治的缺失和政经的腐败,给民营企业带来种种负担和灾难,但歌舞升平的假象和五彩缤纷的泡沫使人们选择遗忘和逃避,大部分企业主以为“政左经右”的局面可以长期维持,像李嘉诚这样的可以成功撤出险境的先知先觉者是极少数,像郭文贵这样提前布局撤离而又起身反抗的更属于难得。

虽然未来的中共政权可能不会像毛时代那样从形式上完全消灭民企,但毫无疑问的是企业主对自身财产的掌控权和处置权将被逐渐削弱,几十年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首当其冲地将成为待宰羔羊。企业家不仅要面对市场风险,还要面对官场风险。权力社会中,自古“官商一体”,一个官员的倒台,同时也就意味着一些民企的破产,古有“红顶商人”胡雪岩,今有徐明、刘希泳、刘汉、肖建华、吴小晖、楼忠福、袁宝璟……在中共统治下,民企“红不过十年,富不过三代”,几乎成为定律。共产中国之下,不可能有“百年基业”,更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富豪。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应该看到:

一,对资产者而言,财富的保全和财富创造过程是同样的重要。在没有法治、可以任意“修宪” 的共产国家里,企业主的财产从根本上说并不属于自己。无论拥有多少财富,资本家在专制政权面前,都是微不足道。中共不需要任何法律,足可以让资产者瞬间倾家荡产。没有哪一个中国商人、企业主能够摆脱中国共产党的魔爪。当权力普遍侵犯民众利益的时候,不同规模的资产者都是无法置身度外。因此,资产者不得不认真思考,如何解决财富的保全乃至人身安全问题。

二,面对民企的发展和公民力量的壮大,中共加强思想钳制和网络封锁的同时,打着“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幌子,让经济领域“国进民退”的势头急剧加快,民企处于完全不公平的“恶劣竞争”之环境,国企逐渐吞噬民企的生存空间,让原本步履维艰的民企雪上加霜。民营企业家必定成为习近平独裁极权的牺牲品和被剥夺者。

三,暴力和谎言贯穿始终,这是所有共产国家的共同特色。现中共将资产者捆绑在权力附庸的地位,有针对性地分批次消灭资产者,将一次性屠杀,变为更有欺骗性的不间断的个体谋杀。中共不会改变其仇视资产阶级及其所属价值体系的“共产本质”。在共产党中国,资产者阶层与红色专制制度之间的全面冲突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因此,短视、观望、狐疑、懈怠和自我孤立都意味着坐以待毙。

四,资本者要想摆脱悬在自己和子孙头上的“红色共产”魔咒,必须对这个政权与资本的关系深入透彻了解,必须认识到资产者对于宪政、民主、法治和自由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自由主义是资产者和企业家精神的核心要义,市场要素的自由组合是现代企业的基本特征,社会自由度的增加是提升市场质量的前提。让民企生存在自由、法治之下,摘掉资产者头上的“政治紧箍咒”,才会具有无限创新的活力,这才是中国资产者阶层的希望。

五,多数国家的历史表明,在建立民主制度的过程中,资产者作为一个阶层,是极为重要的,甚至是不可替代的中坚力量。在某种意义上,自由运动、民主变革,首先应该是资产者的责任。资产者具有追求自由制度的动力、丰厚的资源、独特的决策力和卓越的组织能力,因此,资产者阶层不仅应该承担推动自由民主的历史责任,也有能力参与甚至引导这个伟大的变革。世界各民主国家几乎都是资产阶级革命的结果,这说明了资产者阶层与民主革命、自由制度的密切关系。

中国民企如何走出生死攸关的困境?最迫切也最有效的途径,就是“结盟”。在权力与资本的同盟关系开始走向崩溃的时候,中国的资产者们将不得不审视与原先视野之外的社会成员结盟的可能性。重新界定中国民营企业家与社会各阶层的关系,并以属于公民社会的历史视野和时代精神来推动政治变革,与长期顽强奋斗的异议人士、维权勇士、独立知识分子和社会底层抗争者等进行全面的结盟,让政治变革的诉求,成为其根本理想和自觉行动,让中国资产者阶层作为一种非附庸的政治力量,勇敢地站在历史前沿。

即使从自身利益出发,这种结盟也是最理性的选择。历史往往重复惊人相似的悲剧。中共在1949年建政时,开始对城市和农村的资产者采取了不同的政策进行隔离、切割和分化,从容不迫地对资产者进行了一个个不间断的收拾,如今现状何其相似?这说明当今中国民营企业家迅速结盟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团结就是力量”,这是一句永不过时的老话。

早在1956年“公私合营”正式开始前,中共就在私营企业“试点”建立党组织,并派驻党务官员,这些外来者让企业主受尽凌辱。如今,党组织再次在民企领域遍地开花,一个政治化、党组织化的时代再次降临。显然,权力和权力者对民企的剥夺正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如果说个体凭着敏锐的嗅觉,可以通过出逃等手段来保护财产和人身安全,那么阶层共同意识的形成,却可以产生改变社会的巨大力量。无论规模大小,中国企业家不应该、也不需要期待任何超越其它社会阶层的特权,他们需要的是与所有社会阶层共同享有基本的公民权利:生命、财产和追求幸福的制度保障。

当前,留给中国民营企业家观察、思考和觉醒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紧迫。“中国企业家维权协会”的成立,旨在为民营企业主构建一个“结盟”俱乐部,一个民企互助的平台,一个资产者与其它社会成员一起维护权益、推动法治、自由和民主的营地。

“中国企业家维权协会”宗旨:  捍卫中国民营企业家应有的权利,推动中国的自由宪政事业!本协会将致力于:

1、关注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困境,阐明他们的责任并伸张他们的权利。通报国内、国际政经资讯,尤其是有关民营企业的信息与动向。预测、警示民营企业的当下风险,提供决策建议;

2、就民营企业家与社会转型的议题展开研讨,介绍民主国家的历史经验和转型国家中的具体案例;

3、跟踪民营企业的整体状况。重点援手处于困境的民营企业家,争取与他们进行多方面的互动,为具有相似遭遇和共同行动意愿的民营企业家提供相互交流的机会;

4、关注与剖析民营企业家的典型专案,帮助建立维权的民营企业家与国际舆论、非政府组织和政府机构间的联系,通过多种渠道为维权者提供权利救援;

5、协助被侵害的民营企业家在自由世界获得立足和发声的阵地;根据具体情况,为受害者提供完整的人身、财产安全处置方案。

“中国企业家维权协会”向所有中国企业家和经营者敞开大门,也欢迎致力于产权保护、推动法治建设的官员、学者、活动人士、媒体从业者等的加入。让我们为在中国推动一场以权利意识为中心的深刻的社会革命而共同奋斗!

 

公民力量中国民营企业家维权协会

 

2018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