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5/2018 – 史密斯议员:“谢天谢地”,“后89时代”对华接触论终被抛弃

Posted on Jun 5, 2018

https://www.voachinese.com/a/smith-voc-20180605/4426426.html


89“六四”事件幸存者方政从美国联邦众议员史密斯手中接过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人权奖(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89“六四”事件幸存者方政从美国联邦众议员史密斯手中接过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人权奖(美国之音萧雨拍摄)
29年前在北京街头被坦克碾断双腿的“六四”事件幸存者方政不会忘记,他第一次和美国联邦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会面的场景。

“九年前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和他见面,握着他那双有力的手时,我感觉到中国有像史密斯这样坚定的支持者,”他说。

九年后,他从这双手中接过“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人权奖”。星期二(6月5日),这个致力于向美国民众讲授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历史和遗产的非政府组织将今年的人权奖授予方政,“表彰他在天安门大屠杀中的英勇和对中国人权事业的支持”。

长期关注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史密斯议员说,不论中国政府如何希望人们忘却,我们决不能遗忘29年前那一系列影响深远的事件。

在这场名为“探索1989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有争议历史”的研讨会上,史密斯议员说:“ 每一年,我们铭记天安门大屠杀,因为那些为寻求自由和改革而失去生命和那些像方政一样失去肢体的人们还没有获得正义。 我们铭记天安门,因为它持续影响着美中关系。”

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天安门事件后的美中关系》一书作者苏葆立(Robert Suettinger)说,天安门事件之后,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军事实力正在快速增长。中国依照自己的意愿扩展领土,将南中国海的很多岛礁收入囊中,科学技术也日新月异。

“但是一件事没有改变,”他说,“这件事很重要,那就是中国共产党还在掌权,那个从意识形态到组织形式都具压迫性的政府,那个一心想守住权力,控制本国民众的组织。 它一如既往的腐败、残暴、独裁、咄咄逼人。”

苏葆立正在撰写一部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回忆录。他说,老一代领导人离去了,很多当年广场上的抗议者也离去了,他们被噤声、被流亡、被收买。政治改革的话题不再受重视,即便是经济改革也在退潮。执政党对社会的控制在加强,尽管这个政党依然令很多民众痛恨。

“这些人唯一的权利是保持沉默,”他说,“他们也希望我们(美国)保持沉默,而我们绝不能那样做!”

这位曾在美国情报分析和外交政策制定领域效力30余年的专家说,中国的做法越发精巧,也更加令人担忧。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新西兰人开始把中国视作威胁,”他说。

华盛顿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赞同这样的观点。“直到今天,我认为整个世界,特别是美国才刚刚觉醒,意识到中国的政治影响力,”他说。他和出席当天研讨会的专家们一致认为,美国政府必须逆转过去几任行政当局错误的对华政策。

史密斯议员说,他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向国会介绍一个新法案。这个名为 《反制中国共产党政治影响力运作法案》旨在遏制中国将那个长臂伸向美国。

从孔子学院到美国的海外分校,他说,这项法案呼吁联邦政府跨机构间合作,以便了解中国共产党在美国境内政治影响力的运作,并制定长期战略加以应对。

美中关系正处于一个重要节点,史密斯议员说,天安门之后那些指导美国政策的所谓“接触论”已经能被抛弃。

“谢天谢地,这一天终于来了,” 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