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2018 – 方政在奥斯陆自由论坛讲述六四真相,观众含泪起立致敬

Posted on May 30, 2018

演讲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f37EaGy9yo&t=174m55s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11

《议报》记者 何佳

2018年5月30日

 

 

30日第十届奥斯陆自由论坛进入第二天的议程,大约下午12:30开始六四英雄、在天安门大屠杀被坦克压断双腿的方政的演讲时段,天安门屠杀的见证人、奥斯陆自由论坛的资深顾问楊建利首先做引言,楊建利说“虽然我不知道著名坦克人照片里的坦克人是谁,但我认识许许多多其他坦克人—-天安门的英雄。、、、方政是一位坦克人,天安门屠杀的活见证,真相的声音,他是我们都珍爱和敬佩的英雄。”

 

方政讲述了他在六四屠杀六部口惨案中被碾压的经过,他有幸活过来在中国不屈服于中共要求他掩盖真相所收到的迫害和生活磨难,以及他来到自由世界为六四真相所做的努力。方政演讲完,奥斯陆自由论坛的主席Thor激动走上台与他拥抱,台下的观众含泪起立向他致敬,许多听众包括年轻的高中生争相与他照相。

 

楊建利给记者讲:“方政太棒了,他的演讲朴实而惊心动魄,影响很大,奥斯陆自由论坛这样的平台会把他的信息传导放大。我们俩不虚此行,以后要多参加这样的国际平台活动。”

 

演讲视频链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f37EaGy9yo&t=174m55s

 

附1. 方政-演讲大纲

     大家看!这张著名的照片,坦克人”它代表了1989六四中国人反抗暴政的勇气,王维林拦坦克。我2009年到美国的时候,在很多人家里看到这张照片,当他们得知我的双腿是在北京被坦克压断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相信,他们都很惊讶的说:坦克不是被王维林拦下来了吗?(照片1王维林拦坦克)

     89年的时候我是北京体育学院的大四学生,我是一名运动员,希望为为中国的体育事业做出自己一份贡献,那时候我们每个人怀着赤子之心爱这个国家,认为它充满希望。当时国家走向开放,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正在改进,我们希望中国共产党能继续改革,抑制腐败,打击官倒,给民众更多的言论自由和政治自由,使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学生时代的我照片2)

     天安门民主运动中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对国家进步很是期待,觉得民主运动可以加速国家进步,让国家更加自由,所以我积极参与其中,学生们游行示威.静坐绝食.呼吁请愿.表达我们的愿望。我们想通过一种和平的表达方式,希望中国领导人能够接受,可是当时的执政者,那些顽固派罔顾民意。(六四广场照片3)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相信我们和平民主的示威是一种政治威胁,会影响国家的进步,因此决定用武力来驱散示威者。

     6.4号凌晨,军队从四面包围了天安门广场,子弹划过天空的从我们头上飞过,击中纪念碑闪出火星。广场四周坦克一排一排在慢慢推进,推到了矗立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碾平了,广场上的帐篷。荷枪实弹的士兵从我们静坐学生身体上冲上纪念牌,殴打驱赶学生。当时的情况很紧张这时我的一位同学校的学妹非常紧张害怕她找到我希望和我在一起。我答应她不要害怕跟我在一起我会保护你。

     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当时刘晓波先生是一位年轻的教师,就和我们在一起,也是他冒着危险代表学生去和军队谈判。

     最终,军队允许我们静坐学生和平撤出广场。(刘晓波照片4大约凌晨4点左右在坦克的逼迫和士兵驱赶下我们从天安门东南角撤出,

     走到那大概早上6点钟了,天也有点亮了。当时的长安街很空旷,我们学生是有秩序的和平的行走在人行道和自行车道上。那位学妹就一直和我手挽手走在一起。

     我走在撤退退伍的后三分之一的地方,就是比较偏后。

     走到西长安街时,六部口附近,我们听到在我们后面有爆炸声,随后浓烟滚滚,很呛人。正在彷徨中,一颗毒气弹在我们身边爆炸,一团黄绿色的烟雾笼罩着我们,下子笼罩着2-3米的范围,当时人就感觉到头晕、令人窒息。

     当时我就蒙了,和我一起的学妹受到惊吓晕倒。,眼睛的余光就看到坦克从东向西快速行驶到跟前,顿时感觉坦克炮筒子压迫而来,已经来不及逃跑,使劲把女同学往护栏推靠,慌乱中躲闪不及侧身倒地。 坦克压到我的双腿,就从我的双腿上碾过去了,很紧很挤压的感觉,当时我意识还有一点,只觉得身体咚咚咚的被拖行了一段距离,   我最后的意识停留在看到自己腿上露出的白色骨头。(我的受伤照片5)  

     我很感激那位照相者,记录了这个残酷的画面,成为坦克压人的铁证。这就是六四镇压中最血腥残酷的六部口惨案。六月四日当日,至少一万人被杀害在天安门。(六部口坦克照片6)

     记得我醒来的时候迷糊中,我是睡在地上,因为当时积水潭医院太多的伤员,床铺不够用,医院会议室的地板成了临时抢救场地。

     医生问:“你醒了?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我问医生:“我的腿是不是没了?”因为我最后的记忆清楚的看到自己腿上的骨头….

     医生惊讶又无奈的安慰我说:“你来的时候就没有腿了,我们尽力了”。

     让人们遗忘这段历史。

     遗憾的是我救助的那位学妹刚开始还到医院看望我,感谢我救了她我也很欣慰她是安全的,但后来受到了当局的压力,她否认和我在一起和当时救她的情形。那种恐惧高压下,她为了继续学业和工作她妥协了。我能理解她。

     我失去双腿后重新回到体坛成为一名残疾运动员,参加了铁饼和标枪项目。1992年我是这两项轮椅上的全国冠军,1994年远东及南太平洋残疾人运动会我本应代表中国参加但是最终中国政府领导人取消我参加国际比赛的资格。因为他们担心我如果得奖接受记者采访问道我如何失去双腿的我是不会说谎的。(残疾运动照片7)

     此后,我得到美国政府慷慨的帮助,来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来美国后,我认识了一位同样在六部口被坦克压伤的人但是他不愿意和我一起讲述自己的受伤经历,因为当年他为了能顺利出国,他必须写保证书,写自己的伤是在学校门口被公交车压的,或者诸如此类的谎言,才能被批准拿到护照前往美国,他就这样被迫改写了自己的历史。

     几天后就是六四屠杀29周年,然而,在国内所有的信息网络、媒体上看不到任何有关“六四”的信息,国民不允许在公开的信息场合中谈论“六四”,所有有关“六四”的信息很快就会被屏蔽。每一个中国公民依然无法了解“六四”惨案发生的真相,以致这一反人类的罪行依然停留在官方最初的“反革命暴乱”到“政治风波”的定格中。经过29年政府对国民的封锁、有选择性地遗忘,好像中国首都北京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残暴和血腥。那些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们不能自由纪念她们的孩子,如今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对六四已经淡忘,国际社会多把注意力集中于中国的经济能力上,而很少去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天安门母亲照片8)

     现在我居住在美国,我尽力到处去参与各种社会活动,我会去学校和年轻人交流。我作为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的经历者,幸存者之一,我有义务传播真相,唤醒国际社会的记忆,让全世界不要忘记当年的屠杀请大家不要忘记1989年学生的初衷,不要忘记学生们在广场的血。。(我和学校照片9)

     谢谢大家!

 

附2. 楊建利的引言全文:

This photograph of the Tank Man is one of the most famous images of the 20th century. It was taken during the 1989 Tiananmen massacre.                                     

For nearly 30 years, people have wondered what became of him, but his identity and his fate are still a mystery.

This mystery lingers primarily becaus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made every effort to suppress the truth about what happened at Tiananmen. To this day, people in China who dare to remember face brutal persecution.

Although I don’t know who the Tank Man was, I do know many other Tank Men, by which I mean Tiananmen heroes.

I was one of the student protesters in Tiananmen Square when the massacre began. I witnessed many people killed, including 11 students who were chased and run over by tanks on the morning of June 4th. These were two bodies we helped collect and carry to hospital. In this tragic episode, there was a student who was much luckier than those who lost their lives on the spot. He was run over but lost only his two legs. His name is Fang Zheng. He is a Tank Man. He is a living evidence of the massacre, voice of the truth and an inspiring hero we all love and admire.

Please join me in welcoming my friend and fellow activist Mr. Fang Zheng.

 

公民力量新聞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