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2015 – 杨建利应古巴人权大会邀请做2015年度Boitel自由奖颁奖人

Posted on Oct 25, 2015

新聞來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39226

《公民力量》记者 周宏 报道
2015年10月23日

昨天(10月22日)晚上,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应古巴民主运动组织“民主委员会”(Directorio Democrático Cubano )邀请在其主办的名为“世代峰会”的2015年度Pedro Luis Boitel自由奖颁奖仪式上做颁奖嘉宾并发表演讲。

杨建利杨建利1杨建利2Pedro Luis Boitel奖是由罗马尼亚共产党统治时期的著名异议学者Gabriel Anreescu倡议和得到数个东欧国家的支持于2001年设立的,这个奖项以1972年在狱中绝食身亡的古巴著名异议领袖Pedro Luis Boitel的名字命名,一年颁奖一次,颁给在古巴境内为古巴人权进步做出突出贡献的古巴人,今年是第十五届。

杨建利博士先前时候被邀成为该奖的5位评委之一,其他四位分别来自瑞士、墨西哥、埃及和乌克兰。评委选出今年的得奖者为Sirley Avila Leon 和“权利和自由论坛”。

Sirley Avila Leon 原为人民代表,因为古巴政府为某高官在她代表的选区关闭一所不应该关闭学校,她开始了艰难的抗争之路。由于政府拒绝和她见面听取意见、官方媒体拒绝报道这个事件,Sirley Avila Leon开始诉诸国际媒体并加入了民主反对运动,她因而成为政治警察的特别打击对象:监视骚扰、试图把她投进精神病院,在今年春天一次暴力袭击中,用大刀砍掉了她的左手并严重砍伤脖子和双膝,右臂也几乎被砍断。在这样残酷的迫害和恐怖下,Sirley Avila Leon 绝不低头,表现的非凡的勇气。

“权利和自由论坛”是15个人权组织组成的一个联合协调组织,虽然成立尚不足一年,它已经成功地协调了全国的民主运动以及独立记者、学者、艺术家的合作行动。论坛向人们推出自由民主古巴的蓝图和灵活的具体行动计划并协调公共领域的公民行动。论坛表现了整合团结全国民主运动的潜力,令人们看到了古巴民主运动的新希望。

当晚的颁奖仪式在美国弗罗里达州迈阿密大学的古巴研究中心举行,主题演讲者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主席Carl Gershman。出席者愈百人,其中包括直接从古巴境内前来与会的7位人权人士。获奖人Sirley Avila Leon被拒绝出境。杨建利也在其颁奖演讲中对古巴著名的人权组织“白衣女士”和它已经牺牲的领袖给予嘉奖。

杨建利在演讲中说:2005年白衣女士接受Sakharov奖的时候,“Pollan被禁止离境古巴去出席颁奖典礼,就像几年之后的刘晓波被中国禁止离开监狱更不用说离境中国去接受诺贝尔和平奖。这些事实从另一个方面表明了人权真实的普世性而且这普世性成为使我们所有奉献于那些基本的原则的人团结在一起的纽带”。随后杨建利强调了Pedro Luis Boitel自由奖所涉及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的事实所展现的把大家联结在一起的纽带。最后他说:“ Boitel 奖的获奖人和他们的话语及行为所象征的英勇精神不仅成为了热爱自由的古巴人民的激励,同时成为了包括我的祖国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的热爱自由的人民的激励。所以,今晚,让我们与全世界上所有被欺压的人们团结在一致、站在同一战线,让我们告诉彼此:你的束缚就是我的奴役,你的抗争就是我的战斗,你的解放就是我的自由。”

杨建利的演讲得到全体与会者长达一分钟的起立鼓掌。据悉,杨建利将在第二天的会上向古巴人权人士介绍世界贸易对中国的人权的影响方面分享经验。

杨建利:2015年度Boitel自由奖颁奖演讲

(中译稿:郭亚萨)

2015年10月22日 迈阿密

我深感荣幸也十分激动可以有这个殊荣来为2015年度 Pedro Luis Boitel自由奖颁奖并致辞。获奖者的献身与奉献精神令我感佩不已,作为颁奖人我倍感荣焉。

第一位获奖者Sirley ávila León原是人民议会的代表,当政府想关闭她所代表地区的一所学校时,她勇敢地抗争。当官员拒绝与她见面听取意见并且官方媒体拒绝报道这件事后,她求助于国际媒体并且加入了反对运动。她的抗争活动使得她成为了政治警察的首要目标。他们跟踪她,试图将她关入精神病院,并且在今年春天用大砍刀严重地伤害了她。那次的袭击深深地砍入了她的脖子和膝盖,她失去了她的左臂并且有可能失去她的右臂。她并未因此而退却,她的勇敢是卓越的。

第二位获奖者是“人权与自由论坛”。人权与自由论坛虽然成立还不到一年但却协调了15个人权组织以及许多的独立记者,学者,艺术家,和人权人士的行动。这个论坛的运作由三名总协调人来领导:白衣女士的Berta Soler,Estado de SATs的Antonio Rodiles,以及奥兰多萨帕塔·塔马约全国公民抵抗阵线的Jorge Luis García Antúnez。这个论坛从两个方面推进作用工作:1)推动古巴的自由以及民主的路线图或明确的提议;2)公共领域范围的公民活动。论坛也积极努力在美国-古巴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倡导真实推动古巴的人权以及自由的美国政策。更重要的是,这个论坛正在帮助古巴自由战士们团结起来,这个团结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今晚,我们也给白衣女士以及其已经牺牲的领袖Laura Pollan嘉奖。白衣女士是由被关押异议人士的妻子们和女性亲属们于2003年成立的举世闻名的反抗运动。她们通过每个星期天穿着白色裙子做弥撒然后安静地行走在街上来表达抗议。这个运动在2005年被欧洲议会授予了Sakharov自由自由奖,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Laura Pollan是古巴杰出的异议人士领袖,她参与创办并领导了白衣女士组织,多次勇敢地在政府支持分子的侮辱和虐待中甚至有时在手榴弹威胁中带领着这个集体在街上游行。2005年当白衣女士获得了Sakharov奖的时候,Pollan被禁止离境古巴去出席颁奖典礼,就像几年之后的刘晓波被中国禁止离开监狱更不用说离境中国去接受诺贝尔和平奖。这些事实从另一个方面表明了人权真实的普世性而且这普世性成为使我们所有奉献于那些基本的原则的人团结在一起的纽带。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Boitel自由奖和这个颁奖仪式所展现的团结的动力。此时此刻,我,一个致力于推动中国人权进步结束中国专制制度的中国异议人士、在美国迈阿密为由一名罗马尼亚异议人士创立、一名古巴人权先驱而命名、得到数个前苏联枷锁折磨的东欧国家所支持的奖颁奖、颁给来向工厂当专制统治下的古巴的人权捍卫者;今年度的评选委员会由五位来自瑞士,墨西哥,埃及,乌克兰,和中国的人士组成;此刻的观众中还有为叙利亚的自由而打拼的Moua Moustafa。这些独特的情节显示出的是把我们这些我们所有的反抗独裁专制、促进人权,法治,民主的人联结在一起的纽带。这些情节提醒着我们每一个人要铭记:我们不仅仅要支持和护卫我们自己国家的人权虐待的受害者,同时也要去支持和护卫其它国家的人权维护者。就是在这样的精神下,Boitel 奖的获奖者和他们的话语及行为所象征的英勇精神不仅成为了热爱自由的古巴人民的激励,同时也成为了包括我的祖国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的热爱自由的人民的激励。所以,今晚,让我们与全世界所有被欺压的人们团结一致、站在同一战线,让我们告诉彼此:你束缚就是我的奴役,你的抗争就是我的战斗,你的解放就是我的自由。

谢谢!

《公民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