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03/21/2018 – 被中國官員三次打斷 楊建利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完成發言

Posted on Mar 21, 2018

消息來源:https://www.voacantonese.com/a/china-un-human-rights-20180320/4308356.html 被中國官員三次打斷 楊建利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完成發言 最後更新 {0} 2018年3月21日 美國之音 楊建利2018年3月20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發言  (聯合國觀察照片) 著名人權人士楊建利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發言,並與在場中國政府官員就誰有資格在會議上發言展開激烈交鋒。 楊建利應邀作為聯合國觀察的代表星期二(3月20日)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7次會議上發言,但多次被出席會議的中國政府代表團官員打斷。 楊建利在發言一開始便提出“中共政權是否有資格在這裡代表中國”的疑問,但很快因為中國官員向大會主席質詢楊建利的發言代表資格而被打斷。大會主席作出裁定,確認了楊建利的代表資格,使發言得以繼續。 隨後,楊建利列舉了他所說的過去幾十年來中共政權踐踏人權、打壓言論和宗教自由的紀錄,但又兩次被中國官員以這一發言與會議主題無關為理由而打斷。大會主席提醒楊建利發言時緊跟主題,但繼續允許他讀完事先準備好的發言稿。 聯合國觀察稱,較早前,中國代表團一名官員在會場外不斷拍攝楊建利入場前的照片,試圖向他發出威脅。聯合國觀察表示,已經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要求永久禁止這名官員出席聯合國活動。 楊建利在作出回應時說:“中國代表團試圖威脅我,但沒有成功。他們應該知道:我忍受過長期監禁,甚至死亡威脅。”...

Read More

02/27/2018 – 楊建利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場內博弈與場外推動

Posted on Feb 27, 2018

消息來源:http://cn.rfi.fr/%E4%BA%BA%E6%9D%83/20180227-%E6%9D%A8%E5%BB%BA%E5%88%A9%E8%B0%88%E8%81%94%E5% 90%88%E5%9B%BD%E4%BA%BA%E6%9D%83%E7%90%86%E4%BA%8B% E4%BC%9A%E7%9A%84%E5%9C%BA%E5%86%85%E5%8D%9A%E5%BC%88% E4%B8%8E%E5%9C%BA%E5%A4%96%E6%8E%A8%E5%8A%A8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月26日起至3月23日在日内瓦举行第37届年会首轮会议。在此之前,由不同国家非政府人权团体组成的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也在2月20日举行了第十届会议。中国海外人权团体、总部设在美国的公民力量的负责人杨建利也前往参加活动,并发言。他在发言中着重讲述了在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失去消息的人权律师王全璋的案例,呼吁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反随意拘禁工作组予以关注。由民间力量组成的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与更受大国博弈掣肘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间有怎样的互动?在中国政治、经济、外交实力日渐增强的今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又在何种程度上可能推动中国接受人权议题的讨论?杨建利先生向我们介绍了第十届人权与民主峰会的情况以及他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的期待。 法广: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每次都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会召开前几天举行,这个峰会与联合国理事会年会有怎样的互动关系?是怎样一项活动呢? 杨建利:“我们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国家为代表组成,有47个成员,每年有几次会期,2月26日召开的是2018年的第一个会期。人权与民主日内瓦峰会一般是提前一周,或者是在(理事会)召开的那一周举行。至于它的目的,因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两大问题:一是基本上听不到个人的声音,也就是人民的声音,它代表的是各个政府的声音;二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有很多侵犯人权的国家,47个国家中有相当数量(包括中国在内)的人权侵犯国家,这就使得这个理事会在世界范围内的捍卫人权努力非常受影响。我们举办(人权与民主)峰会就是要在(理事会)开会之前,把世界范围内的老百姓的声音释放出来。我们邀请哪些人来听呢?请的是各国的外交官,换句话说,就是有可能马上就会去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的外交官。另外还有学者、学生、国际人权组织的成员及媒体。这样就把我们的声音通过这样的平台释放出来,让人们对两个会议  一个是人民峰会的声音,另一个是政府聚会的声音  做一比较。同时,我们希望我们的声音能够对正式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会议的议题能够产生影响。除此以外,有些NGO还可以旁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甚至可以有比较简短的发言机会,当然这些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哪些OGO有资格发言、在什么时候发言、有多长时间等都有严格规定。我就有过一次在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发言的机会。这些机会实际上都放大了本来在联合国以政府为成员的结构中听不到的声音,增大了他们能听到我们这些声音的可能性。” 法广:你们对2月26日召开的第37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会有什么具体的期待么? 杨建利:“当然有很多议题我们希望他们能关注,但我们不抱很高的希望。仅就中国而言,有很多的良心犯情况非常严重,希望他们能够关注。比如我在(人权与民主)峰会上讲的王全璋,他(截至2018年2月23日)已经失踪了967天,家属和律师始终都没有见到他,政府方面也迟迟没有给出开庭的日子。他的太太和孩子(孩子还很小)一直盼望着能够和他见面。这已经是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关注的一个重要案件。此外还有一些年代比较久的案件,比如王炳章,他已经70岁了,被判了无期徒刑。这也是我们一直关注的案件。这只是两个案例,除此之外,中国的人权问题很多。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人权问题,希望人权理事会能够真正地按照当时人权理事会创办时的章程、按照那个标准去做,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要求。”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特别的案件,希望他们关注,当然,我们不抱很高的期望,其中原因,我刚才已经讲了,是因为在理事会中有很多的人权侵害者国家,他们肯定会阻止真正的对人权进行保护、对人权施害者进行惩罚的措施。” 法广:也正是就这个议题,中国多年来都是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在这种情况下,理事会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推动中国接受有关中国议题的讨论呢?你们的期待是不是在某种意义上更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呢? 杨建利:“目前来讲只是一种美好的期望,即使在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上,民主国家可能还是占着多数席位,但是很多民主国家不仅仅在人权理事会上,也在其它的国际场合、在外交关系中,向中国妥协,所以,不能指望他们会在人权理事会上发挥比在其它地方更大的作用。很多时候都是他们之间互相换票,不敢对中国这样比较大的独裁国家提出他们直接的、对于人权议题的意见和抗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发出的声音是:联合国宪章是这样规定的,人权理事会成立的宪章是这样规定的,然后,还有世界人权宣言和一些其它的国际人权合约,中国都是签署者,人权理事会中一些其它人权侵害者国家也都是签署者,虽然你不做,但我们要告诉你,你差多少,你比你应该做的差多少。这种声音可能在今天不能马上看到效果,我相信,长期做下去的话,一定会对联合国的改革起到作用。同时,这种声音会反馈到不同的各个国家中去,比如,我们的声音就会很快反馈到中国去,我这次在日内瓦的讲话,在国内传播得非常多,大家都在看我在日内瓦讲了什么……就是说这种声音反过来会对国内的人权人士有一种支持和帮助的作用。把这些结果加在一起的话,可能就会使得我们的工作慢慢会起到一些效果。当然,这是我们的期待了。” 法广:我看到有消息说在日内瓦会议期间,您曾经和瑞典驻日内瓦联合国大使就桂民海事件有过交谈,您是否从中获得更新的消息? 杨建利:“关于桂民海的情况,我和瑞典驻联合国大使有些交流,了解到瑞典政府对于桂敏海的状况非常悲哀,甚至对中国政府的做法非常愤怒。但是,他们用了很多办法,效果不是很明显。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当中国政府的人权侵害涉及到其它国家的公民的时候,这些国家该怎么反应?我就此提出了一个建议。比如瑞典,它在民主国家中不属于强大的国家,它对这种强大也没有什么追求,对他们来讲,这没有什么意义。但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它会陷入到那种国际政治的丛林中去。如果它国力不强,中国政府可能完全不理会。所以我向瑞典大使还有其它所有和我们交流的欧洲国家大使或外交人员建议,建议他们采取集体行动,就这个议题同时向中国施加压力。比如英国,桂敏海虽然不是英国公民,但是英国也应当和它站在一起,法国也必须和它正在一起,大家向中国集体性地、一次性地、同时地提出压力,要求中国政府应当怎么做……这样可能会有效果。我觉得,不仅仅是桂民海这一个案子的议题,对其它议题也是一样。如果这些欧洲国家(欧洲国家有很多,民主国家也很多)不走在一起,不采取集体行动,而是单个儿地单挑中国的话,可能效果很差。他们必须走在一起。我在所有的场合都倡导这样的集体行动。” 法广:但这样的声音能不能被听到呢?整体来看,欧美国家现在在人权议题上的声音趋向好像是越来越弱…… 杨建利:“最近这几年的确是这样,这种趋势对我们很不利。但是,我觉得,像任何一项工作一样,总会有一些起起伏伏。我们这些声音是非常重要的,至少他们花时间听到我们的要求,也做了一些记录,在公开场合下,他们也赞同这种提法。当然,公开的赞同和私下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外交过程,是不是可能很快实现,我不是很乐观去期待明天就会发生。但是,这种声音他们听到了,认同了。如果他们的政府中一些有权力的领袖人物认为必须做,必须推动,那他至少要有一个方向,我们至少应当把这个方向指出来。如果我们不说,那还有什么其它人说么?大家都可以不在乎。” 杨建利先生最后补充说:“我觉得大家应该关心今年年底关于中国人权状况的第三次全面定期审查,每个国家都可以向中国提出他们的建议或他们认为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一点一定要非常注重,因为这是联合国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所以,下面的工作,我希望很多人权组织能够集中力量,将中国的人权议题能够写成一个、一个的报告,交给各个国家的使团,给他们提供他们可能需要了解、但不了解的真实资料。” 法广:这已经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第三次全面审查。前两次的审查情况结果如何? 杨建利:“前两次的审查中也是每个国家向中国提出他们认为应该改善的人权领域,中国政府也做了一些回应,有些回应当然是强词夺理,他不会承认有问题。但有一些事情,他们还是慢慢做了一些改善,并不是完全不起作用。” “最重要的是把所有国家召集在一起,暴露在镁光灯下,让大家来看,他们这些政府怎么就人权议题互动。我觉得这本身是非常有意义的。指望在联合国会议现场就解决问题,可能是不现实的。但是所有这些互动以及人权工作者在其中的发言,如果都能够反馈到各自的国家中,我觉得会对那个国家产生很大的影响。并不是说要期待在一个会场就能马上解决问题。”  ...

Read More

第10届日内瓦人权峰会开幕,楊建利致开幕式结语

Posted on Feb 21, 2018

第10届日内瓦人权峰会开幕,楊建利致开幕式结语 《议报》记者 张维 报道 2018年2月19日 今天(19日,星期一)下午1:30,第10届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在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总部第23会议厅开幕,20几位来自中国(含西藏和香港)、刚果、古巴、伊朗、朝鲜、巴基斯坦、俄国、土耳其、越南、乌干达、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等专制国家的人权人士以及近百位来自民主国家的议员、外交官、学者、商人、学生和记者出席了开幕式。 开幕式由联合国观察的执行主任Hillel Neuer主持,其理事长、原美国驻罗马尼亚大使Alfred Moses致欢迎词,欧洲议会议员、欧洲自由民主党主席 Hans Van Baalen 致开幕辞,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的主要推手Bill Browder等致辞,中国公民力量创办人楊建利博士致开幕式结语。 开幕式结束后,峰会的演讲者在加拿大驻日内瓦联合国使团的会议厅与来自加拿大、瑞典、英国、西班牙、荷兰、芬兰、爱尔兰、比利时以及欧盟的人权官员座谈。楊建利、香港铜锣湾书商林荣基就桂敏海案与瑞典驻日内瓦联合国大使Veronica Bard女士进行了深入交流。 明天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将进行一天的会议,楊建利、林荣基、西藏前良心犯果洛晋美将在有关中国人权状况的时段演讲。 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由联合国观察牵头、包括中国公民力量在内的25个世界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会期一般设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年会前的那个星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 附:楊建利开幕式结语 Concluding Remarks at the Opening...

Read More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网络沙皇”鲁炜咋落网了?“海外”民运是伪命题吗?(2018/2/16)

Posted on Feb 17, 2018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网络沙皇”鲁炜咋落网了?“海外”民运是伪命题吗?(2018/2/16) 嘉宾:楊建利 王军涛  王丹 主持:何平   2月13日,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公告宣布,原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鲁炜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中国新浪网的报道更为直白,鲁炜已成为被中央定性用词“最狠”的大老虎。中纪委指称,鲁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身为党的高级干部,理想信念缺失,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与此同时,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被点名为“政治野心家、阴谋家”的孙政才也在天津被以“受贿罪”正式起诉。孙政才一度被认为是原中共领导人胡锦涛“隔代指定”、有望接班习近平的第6代领导人。而近日,美国国际事务杂志《外交官》一篇有关中国海外民运组织生存状况的文章,引发舆论关注。文章认为,随着中国当局在政治和经济等层面对外影响力“崛起”,以及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的去世,都给中国海外民运组织造成重大打击,组织规模日显孤立、破碎。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人士万润南曾说过,民运的成功不必在我,而功成我在其中。究竟,当前的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是种什么状态?民运组织与海外、大陆民众间,又是什么关系?能否在引领中国整体民主化运动中,发挥关键作用?其自身又面临哪些困境?这些问题值得各界瞩目、深思。...

Read More

楊建利应邀出席正义古巴记者会,公布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罪犯名单

Posted on Feb 13, 2018

楊建利应邀出席正义古巴记者会,公布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罪犯名单 《议报》记者  周宏  曹洁报道 2018年2月13日     2018年2月12日上午11点,古巴人权组织正义古巴(JusticeCuba)在其位于迈阿密的总部举行记者会,公布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42人罪犯名单,中国公民力量发起人楊建利博士应邀出席记者会并发言。   这个名单基于众多古巴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的调查最后经由“追诉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行国际委员会” (简称追诉委员会)汇总而形成,古巴现任总统和共产党总书记、去年去世的古巴共产政权的大独裁者卡斯托罗的弟弟Raul Modesto Castro Ruz被列于名单之首,追诉委员会将提交该名单和相关证据给国际法庭、美国等国马格尼茨基法案机制和联合国人权机制,寻求对这些人权侵害者的制裁。“追诉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行国际委员会”成立于去年四月,楊建利博士荣膺创9位创始委员之一。   记者会后,楊建利博士有作为嘉宾参加了向古巴和委内瑞拉播音的电台Marti的直播节目。公布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42人名单的记者会引起了古巴、委内瑞拉内部的强烈反响。   楊建利博士向记者表示:“我很高兴能参与这项工作,各国的人权人士的团结和携手努力对形成有利和有力的国际环境非常重要,而且我在这项工作中积累的经验一定会用到中国。”   如下是部分西班牙语国际媒体的报道。     Univision News Video  https://www.univision.com/miami/wltv/noticias/denuncias/esposa-de-opositor-cubano-preso-denuncia-que-su-hija-fue-agredida-fisicamente-en-la-escuela-video  ...

Read More

《议报》改版、征稿启事

Posted on Feb 3, 2018

《议报》改版、征稿启事  按照读者和朋友们的要求,网刊《议报》进行改版,近日,改版工作已经完成,网站域名仍为:yibaochina.com,欢迎访问,并提出宝贵意见。  《议报》由时任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席的楊建利博士创刊,自2008年起公民力量接手主办至今。十七年来,《议报》网站发表了许多贴近中国当代现实,具有思想性、前瞻性的文章,始终致力于公民社会理念的传播,在中文网络媒体世界顽强坚守。  改版后的《议报》公开征稿,尤其欢迎以下文稿:  1,记录中国社会的真实故事与变化,关注民生,关注不同人群的生活、思考、困顿和努力;  2,关注公民社会发育、法治进程中的行动,探讨相关经验与教训;  3,对经济发展、社会转型、环境保护、焦点事件、维权行动及非暴力抗争等议题发表独特见解;  4,有关中国现当代社会的经济、历史、文化、思想等方面的深入思考。  本刊努力为各种观点提供畅所欲言的平台,不为任何观点、言论设限,文稿一经采用,谨奉薄酬。  投稿信箱:yibaochina@gmail.com  《议报》编辑部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15...

Read More

Posted on Jan 26, 2018

【中国热评】党领导政法 律师成“黑五类”? 美中贸易战山雨欲来? 嘉宾:楊建利 滕彪 秦伟平 主持:何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pkZC9S5tP0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11...

Read More

明镜直播:宁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

Posted on Jan 24, 2018

明镜直播:宁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回顾1991年山东冠县“百日无孩运动”(《依娃-计划生育回头看》第9期) 时间: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1月24日下午4点(北京时间1月25日凌晨5点) 嘉宾:楊建利 主持:伊娃...

Read More

法广:美国“养狼计划”扶持中国壮大 川普班农分手也因对华政策

Posted on Jan 21, 2018

法广:美国“养狼计划”扶持中国壮大 川普班农分手也因对华政策     2017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了上任后首个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其中将中国列为美国的重要威胁,称“中国与俄罗斯挑战美国权力、影响力、和利益,并试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殊不知,正是美国的扶持与帮助,使得中国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迅速崛起,成为世界民主文明的一大难题。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明镜火拍《明镜编辑部》第198期节目:美国“养狼计划”扶持中国壮大,经济发展后中国为何没能成功民主转型?该节目的完整文字整理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73期《内幕》杂志中。   法广:在2018年1月11日的《明镜编辑部》节目中,哈佛大学政治与经济学博士杨建利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披露,美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有一个支持帮助中国经济发展的“养狼计划”?   贺兰若:是的,杨建利博士认为,美国的“养狼计划”是从西方国家因为“六四”短暂制裁中国之后开始的。那个时候,西方国家渴望分享中国巨大的市场,而中国为了突破封锁,也非常愿意与世界各国建立密切关系。美国当时有一套思路,那就是要改变中国,就必须让中国富裕起来;经济发展了,中国的中产阶级自然而然地就会追求自由、民主、法制。 因此,很多美国人,甚至包括一些中国的民运领袖,都建议将人权与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脱钩。   法广;经济发展与政治发展息息相关,这个看似正确并且在很多国家得到了验证的理论,为什么在中国却没有实现呢?中国的中产阶级为何没有能成为中国民主变革的推动力呢?   贺兰若:杨建利博士在接受明镜火拍采访时分析认为,中国上世纪70年代以后的情况与德国在1870年到1918年的第二帝国时期非常相似,即经济发展是国家有意而为之的政策,由国家完全掌控,并将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中产阶级及时吸纳到统治阶层中去。成为了统治阶层的中产阶级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当然不希望发生政治变革。另外,中国的中产阶级先天不足,极为脆弱,必须要依附于政治体制,因此无法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中坚力量。   法广:美国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持和帮助,除了出于想通过经济发展来实现中国民主化外,还有其它什么原因吗?   贺兰若:杨建利博士在《明镜编辑部》节目中介绍说,老布什总统在“六四”镇压三个星期后就派遣国家安全助理去北京见邓小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首先和邓小平个人有关,他本人在西方社会中的形象很好,以共产主义阵营中的反叛者形象示人。其次美国扶持北京政权,是为了维持美苏冷战格局,因此那个时候的美国政府绝对不希望中国政府垮台。   法广:我们都知道,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请问为什么那个时候中国没能赶上这股风潮,实现民主转型呢?   贺兰若:杨建利博士在《明镜编辑部》节目中分析认为,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确震惊了当时的中国领导人,直接导致领导层和太子党决定由左倾独裁转向右翼专制。而从左倾专制走向右翼专制,就是共产党专制不变,但全面放开经济。 1992年,邓小平南巡明确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中国的江山属于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理想、马克思主义理论,没有任何关系;第二件事是发展经济是硬道理,只有经济发展了,其它问题都好解决;第三就是调动人民心中的恶来维护中共的统治。 在这之后,就是腐败治国,只要你不挑战政府,你干什么都行,所以那时候人们都在争相“先富起来”。杨建利博士最后总结说,自此以后,中国就进入了一个经济快速发展,腐败快速发展,道德快速堕落的发展模式。...

Read More

01/11/2018【明镜火拍】中国民主化如何成为人类难题,经济、人性黑暗和美国养狼计划

Posted on Jan 11, 2018

【明镜火拍】《明镜编辑部》第198期  中国民主化如何成为人类难题,经济、人性黑暗和美国养狼计划(《明镜编辑部》第198期) 时间:2018年1月11日上午11点(纽约时间) 2018年1月11日晚12点(北京时间)  嘉宾:杨建利 @yangjianli001 主持:陈小平@xchen15 youtu.be/TTz_BQP4WBQ  2017年12月26日节目的姊妹篇出来了。观众反映,节目又被卡了好多次。  题纲: 中共选择: 1989年后的选择之一:经济增长 1989年后的选择之二:腐败准则 后果: a. “中产阶级理论”在中国失败。 b.三大精英联盟中国的权力(政治精英)、资本(经济精英)以及“头脑”(社会和文化精英)结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维护现存政治秩序的联盟。 c 美国的假设破产–贸易可以导致民主 d.中国模式崛起并开始腐化美国 美国能够做什么? 国会应当通过一部《中国民主法案》 需要四个因素同时具备才可能开始真正的民主转型:1)人们对政治现状的普遍强烈不满;2)专制政权中的领导层分裂;3)可持续由生命力可行的民主反对运动;4)国际社会对民主反对运动的承认和支持。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03...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