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類

07/25/2018 – 楊建利在美国国务院主持的部长级宗教自由会议上的3分钟发言 (中文译稿)

Posted on Jul 25, 2018

来源: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730 2018年7月25日     Brownback大使,谢谢举办这个重要的会议。 梵蒂冈试图与中国就遴选中国教区的主教事宜达成妥协以及试图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举动令人担忧。中国的基督徒、人权人士可以证实,梵蒂冈的这些举动增强了而且—如果不被扭转—将会更进一步增强中国政府控制近一亿中国境内基督徒的能力。基于中国基督徒的数量以及中国在当今世界的影响,梵蒂冈的这个动向应该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担忧。来参加这个会议之前,我收到了一些中国国内基督徒弟兄姐妹的电话电邮,要求我在这个会议上把这个议题带进与会者的视野。我在此呼吁我们一起发声让梵蒂冈听到我们的担忧,请求美国政府帮助传达我们的信息。同时,我请求美国政府敦促梵蒂冈当局就中国关系问题与美国以及其他民主国家保持密切协商。我相信大家会和我有同样的认识:如果梵蒂冈与民主的台湾断交而与共产专制的中国建交,这将是自由世界的挫败,特别是宗教自由的挫败。让我们一起努力,扭转这一走向挫败的动向。 谢谢。 英文原稿: Remarks Made by Dr. YANG Jianli at Ministerial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 Hosted by US Department...

Read More

06/06/2018 – 因良知而洒脱——读阎淮《进出中组部》 楊建利

Posted on Jun 6, 2018

登載地址: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20 蒙“老同事”阎淮老友惠赠《进出中组部》(明镜出版社出版),皇皇近六百页大书,在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的繁忙生活中,想要读完已属不易,其内容之精彩却又令人不忍落下一字,只好随身携带,不时抽身翻阅,坦白说,这是对脑力、体力、视力的多重挑战,却从不厌其繁,只恨其简,哪怕再多写六百页,也要逐字逐句地细读! 很难对这本书定义,正如很难定义阎淮这个人,甚至“进出中组部”这个书名也并不十分准确,本书内容涉及时间跨度超过七十年,远不止阎淮在中组部工作的四年,独特而传奇的人生,使阎淮对中国高层政治的解密之价值也不限于他在中组部工作期间的经历,更何况在六四之后阎淮再无中国党职、官位,由民运人士到独立思考的政治学者,继续延伸和开阔其观察、记录范围,其活跃而精彩的人生每一段都写得有趣、有料,有味道。 完整记录一个“红二代”成长、学习、工作经历的书,就我所知并不多见,这个红二代曾经近距离接触和交往了共产中国高层人物的家庭,尤其是在毛泽东去世之后的邓小平、陈云、江泽民等超级寡头家族,而他以红二代身份置身中组部广泛考察干部的经历,也让读者既有看热闹的兴致,也有看门道的挑战。...

Read More

06/02/2018 – 再回头审视, ​再举目展望​ ——“六四”二十九周年纪念

Posted on Jun 2, 2018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615 作者:楊建利 二十九年中,“六四”是中国的禁忌话题,年轻一代甚至因无法接触信息而对此感到陌生,除了香港维园奇迹般始终如一的六四烛火,即使在海外,如今的纪念活动也完全无法匹配八九民运的规模和六四屠杀的惨烈与震撼。天安门母亲在等待中一天天老去,很多受害者的家人甚至已经去世。似乎这已成为一个死结:孤独者的呐喊在中共的六四定性面前,仿佛一头撞向没有回声的坚硬石墙。二十九年的时间让记忆中的清晰画面成为遥远的过去,伤痛再加伤痛,悲伤再加悲伤。 有些牺牲是无法挽回的:勇者的血、亲人的泪和一代人年华的逝去。面对一个个痛彻心扉的故事,我们当然需要反思:当初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亲历者、分析者对此已经讲过很多,但往往不能得出一致的结论,甚至会让讨论变成激烈的争执,比如5月13日的绝食是否让党内开明派失去处理学潮的主动权,比如六月三日前是否应该撤离广场,比如六四后的空校是否让外地高校失去了凝聚抗争的机会,等等。这些讨论还将继续下去,让人学会多视角反思,让我们更加理解政治的复杂性。...

Read More

04/17/2018 – 中国民营企业家维权协会成立公告

Posted on Apr 17, 2018

來源: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72 鉴于当前中国民营企业所处的政治困境,因应民营企业家的迫切需求,在各方积极支持和帮助下,在公民力量团队同仁共同努力下,公民力量“中国民营企业家维权协会”于2018年4月16日正式成立。 中共十九大以来,“红色政权”正持续不断地强化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一场信息时代的“共产红祸”卷土重来,中国再次处在历史转折关口,而中国民营企业家阶层将成为这一转折的主要牺牲者之一,因此,建立广泛的维权联盟,对中国企业家十分必要,这也是许多企业家迫切的呼吁。 中共十八大以来的政治转向正在让民间社会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此前四十年经由公民社会努力而争取到的有限自由空间被逐渐蚕食,终身制和个人独裁使中共政权在打压民间社会的问题上,可以采取更为严厉和一致的做法。“党领导一切”的权力结构下,中国民企将面临着“第二次公私合营”等政治性洗劫的危险。...

Read More

03/12/2018 – 两 票 (小小说)

Posted on Mar 12, 2018

來源: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42 作者:楊建利 黄昏,老包村长在穿村而过的河边慢步,看上去像是闲溜达,其实他心里既懊恼又悲凉。 能不懊恼悲凉吗?!下午5位村民委员会委员就是否支持他继续做村长进行了无记名投票,结果是两票支持三票反对。连他自己都记不太清楚在村长这个舵位上坐了多少年了—-老包村长几乎和这条河一样早已成了这个村的地标,难道就这样下课了吗? “全怨包二这个死孩子”,老村长心里骂着。与他同姓的包二是五个委员之一,担任他的秘书和外联好多年了,是他的第一亲信,村民称他们俩为包氏父子,包二也不避讳,公开私下都管老村长叫大大。包二对老村长忠心也尽心,他见多识广,经常给老村长出些鬼点子,帮助老村长赢得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媒体的关注和邻村的羡慕。这次投票就是包二出的主意,说是为了打造老村长掌舵是村民的集体意志的形象,什么什么的。 “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太爱搞新鲜玩意儿,花拳绣腿的不扎实,这不,出事了吧!”老村长想,“俺爷俩的票加起来两张,是少数呀,怎么没有防备其他三个家伙变心呢?他们为什么要变心呢?”老村长耿耿于怀。 想着想着,老村长路过了村办企业,张三经理把老村长让到屋里坐下。张经理作为委员参加了下午的投票。...

Read More

03/11/2018 – 五个人 微小説

Posted on Mar 11, 2018

來源: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541 作者:楊建利   2023年3月第一个星期一的早晨,人民大会堂的某一小型会议室里,神色紧绷的李克强、张又侠、汪洋、赵乐际、陈敏尔围坐在一个长圆形的会议桌上,开着全国紧急状态领导小组会议。会议室里还坐着几位秘书和将军。 本来今天是预定的第14届全国人民大会的正式开幕的一天,但昨天晚上在人大预备会议刚刚结束后,他们五人突然实施了预谋的政变,把习近平扣押,随即向2964名人民代表宣布,党中央一举粉碎了野心家习近平称帝的阴谋,同时宣布成立以李克强为组长、张又侠为副组长、汪洋、赵乐际和陈敏尔为组员的全国紧急状态领导小组,负责尽快恢复正常秩序。 今天的议程临时改为在各代表团征集人民代表对政局的表态。截止到上午10:30,紧急领导小组已收到半数以上人民代表对“粉碎”和对新的领导班子坚决支持的效忠信,其中1001位代表宣称他们5年前–2018年3月11日–对“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修宪提案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 11:00,临时领导小组发出“粉碎”后的第一个全国通电:...

Read More

01/04/2018- -杨建利: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困境、权利与责任(二)

Posted on Jan 4, 2018

來源: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96714 ——拒绝“公私合营”式的温水煮青蛙命运 在前篇同题目文章中笔者强调:“2017年,当习近平朝毛式政治大踏步后退的时候,所有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或者说资本者,需要静下心来想一下可能原本被忽视的某些东西:比如政治,比如自己的权利,比如社会责任!中国资本者要想摆脱悬在自己和子孙头上的红色共产魔咒,必须对这个政权与资本的关系有所了解,必须认识到中国资产者对于法治、自由应该承担的特殊的历史责任。” 概言之,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再不能一味埋头数钱,也许他们从来就没能一味地埋头数钱。当王健林被边控的传言基本被证实,当刘强东声称共产主义将在这一代人实现,当马云的支付宝的网络支付被迫“网联”化,当“混合制经济”的锣鼓越敲越响,而各式各样的党组织在民营企业中遍地开花,即使是较为迟钝的民营企业家恐怕也开始意识到某种危机的临近,甚至有人预估第二次“公私合营”将是民营企业不可避免的厄运。...

Read More

08/09/2017 –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困境、权利与责任(一)

Posted on Aug 9, 2017

來源: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08/%E4%B8%AD%E5%9B%BD%E6%B0%91%E8% 90%A5%E4%BC%81%E4%B8%9A%E5%AE%B6%E7%9A%84%E5%9B%B0%E5%A2%83%E3% 80%81%E6%9D%83%E5%88%A9%E4%B8%8E%E8% B4%A3%E4%BB%BB%EF%BC%88%E4%B8%80%EF%BC%89.html 2017-08-09 22:01 来源: 公民议报 作者: 杨建利 2017年的中国历史年鉴上,郭文贵事件是无法被遗漏的,观察者可以从多个视角对这一事件进行解读,我认为,在中国经济衰退的背景下,郭文贵事件可以被视为六四以来,中国经济精英——民营企业家——与政治统治集团关系破裂的极端案例和典型象征。 在郭文贵的爆料中,多次提及徐明、李明之死。死于中共“反腐”的富商当然不止徐明和李明,2017年,被羁押中死亡的富商还有刘希泳、董林等人,与此同时,肖建华被抓、吴晓辉被抓、王健林突然贱卖资产、围绕马云的诡异传言不断,早些时候,信力健被抓、非中共党员的郭广昌被中纪委拘查、李嘉诚则早早从中国大量抽逃资金,这些,足以显示富豪逐渐成为中国的高危阶层,资产者的处境不妙未来堪忧。...

Read More

07/14/2017 – Dr. Yang Jianli’s Remarks on Congressional Hearing: The Tragic Case of Liu Xiaobo

Posted on Jul 14, 2017

source: http://initiativesforchina.org/?p=2720 Opening Remarks before 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Subcommittee on Africa, Global Health, Global Human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Yang Jianli Initiatives for China/Citizen Power Hearing on “The Tragic Case of Liu Xiaobo”  July 14, 2017 Yang Jianli, Jared Genser, Perry Link. MICHAEL REYNOLDS/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Chairman Smith and Ranking Members, I had a sleepless night. At this grievous moment, I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for holding this critical hearing. It is critical for us to discuss how we can still lend a helping hand to...

Read More

05/14/2017 – 杨建利:世界上最贵的酒——遥寄川渝八九兄弟

Posted on May 14, 2017

登載地址: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5182 我把它放在容易看见的地方,而不是酒柜,无论如何,那里是摆不下这瓶酒的,这是世界上最贵的酒。整整二十八年的酿造,青春到华发,它的原料是勇士的血、亲人的泪、多少人揪心的痛! 它从中国的西南,从一个素未谋面的兄弟手里,托给一位朋友带离中国,颠簸了南亚、中东、欧洲,再辗转到我的手上。它不是为了任何人在任何饭局上享用的,它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我正在为它设计行程,我要让更多的人看见这瓶世界上最贵的酒。 你需要知道这瓶酒背后的故事。 先让我们记住被逮捕的四位“酿酒者”的名字: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让我们记住成都女诗人马青,仅仅因为在微博上转发了这瓶酒的广告,就被刑事拘留。大概这是世界上唯一具有“煽动颠覆”功能的酒了。 没错,这是当权者眼中的毒酒,其毒性之大,足以刺穿言论封锁的谎言,足以扯下当权者最不愿让人们看到的真实世界的帷幔。二十八年来,当几个简单的数字组合在一起,它就成了一种禁忌,六四屠杀的刽子手和他们的继承者,千方百计让人们忘记八九六四,忘记军队在北京街头屠杀学生和平民的暴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