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類

05/14/2017 – 杨建利:世界上最贵的酒——遥寄川渝八九兄弟

Posted on May 14, 2017

登載地址: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5182 我把它放在容易看见的地方,而不是酒柜,无论如何,那里是摆不下这瓶酒的,这是世界上最贵的酒。整整二十八年的酿造,青春到华发,它的原料是勇士的血、亲人的泪、多少人揪心的痛! 它从中国的西南,从一个素未谋面的兄弟手里,托给一位朋友带离中国,颠簸了南亚、中东、欧洲,再辗转到我的手上。它不是为了任何人在任何饭局上享用的,它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我正在为它设计行程,我要让更多的人看见这瓶世界上最贵的酒。 你需要知道这瓶酒背后的故事。 先让我们记住被逮捕的四位“酿酒者”的名字: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让我们记住成都女诗人马青,仅仅因为在微博上转发了这瓶酒的广告,就被刑事拘留。大概这是世界上唯一具有“煽动颠覆”功能的酒了。 没错,这是当权者眼中的毒酒,其毒性之大,足以刺穿言论封锁的谎言,足以扯下当权者最不愿让人们看到的真实世界的帷幔。二十八年来,当几个简单的数字组合在一起,它就成了一种禁忌,六四屠杀的刽子手和他们的继承者,千方百计让人们忘记八九六四,忘记军队在北京街头屠杀学生和平民的暴行。 但是我们说“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这不是出于固执,我们知道,8964是解读中国当今社会政治的密码,不为这几个数字解密,中国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人民的国家,永远不会沐浴自由、民主、法治的阳光。为了解密这几个数字,有识之士尝试着各种办法首先修复人们的记忆。2016年,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和张隽勇在六四二十七周年前,推出了“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想必他们曾费尽心思:利用“九”和“酒”的谐音,他们创造了“八酒六四”的品牌,数字中插入一个“酒”字,既为写明商品属性,也让“八九六四”这组数字容易在市场上蒙混过关,数字的旁边是“铭记”两个字,“铭记”中的“记”字,粗看去则可能被视作某家商号的传统标识。 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它要让你喝下的,是“铭记八九六四”这六个字。 在真正懂得品味它的人看来,这是某种信息的传递,对一般购买者而言,偶然发现的这个秘密,也可以提示中国身体上某处流血的伤口。让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每一个中国家庭的饭桌上都摆放这样一瓶酒,当权者还能对八九六四继续装聋作哑吗?人们还会沉默吗? 也许这不是一个好的创意,因为在今天它是不会有太大销量的,除了最初在一个小范围的传播,它引来的只是公安(而不是工商)部门的查封,引来的是对“酿酒者”的逮捕;但这又是一个伟大的创意,在中国人的习俗中,大悲大喜往往都是需要酒的,素来盛产名酒的四川,酿造出了属于被屠杀、遭迫害、爱自由者的酒,但谁能怀疑我们将会是最后的胜利者?那时候,我们将用它庆祝整个民族的节日。 出于安全的考虑,我没有打听参与酿酒的人员名单,而把它视为川渝地区的八九兄弟共同酿造,其中包括六四中死难的吴国锋、肖杰、陈永廷,包括2009年入狱的刘贤斌,包括2011年入狱的陈卫,包括2015年因为给吴国峰扫墓被抓、今年3月31日被判刑四年的陈云飞…… 六四枪响过后,恐怖笼罩的中国大地上,川渝地区始终不曾断绝追求民主的声音,一波又一波的打压之下,践行民主的朋友却越来越多,我只知道其中少数人的名字:刘贤斌、陈云飞、陈卫、陈兵、黄琦、谭作人、冉云飞、佘万宝、蒲勇、陈明先、欧阳懿、萧雪慧、王怡、许万平、符海陆、王森、李必丰、胡明君、张明、王明、罗誉富、张隽勇、张起、黄晓敏、上官乱、马青、姜建、冉明、雷凤云、汪成忠、侯多蜀、覃礼尚、王林建、韩燕明、吴卫东、穆家峪、李国宏、夏明、唐璐、染香姐姐、潘强、刘俊国、王雪笠、杨雨……在专制政治面前,他们显示了川渝人的顽强个性。2007年六四18周年当天,陈云飞巧妙地设法在《成都晚报》上打出广告“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在记忆有罪的年代,坚强的何止是64遇难者母亲,陈云飞的坚强和坚持,不也同样震撼人心吗! 川渝是一块即使在最严酷的年代,也无法对自由消音的土地,这里有自由思想的传统,有冯元春、吴思慧、张锡锟、张先痴、徐友渔、胡平、王康、薛伟、齐家贞、蔡楚、廖亦武、封从德、陈破空、费良勇、余杰、长平……所以我必须说,陈兵们酿造的酒里,还有一种材料,那就是川人的胆汁! 绝大多数川渝的同道,我都无缘相识,但无论男女,无论老幼,甚至包括不曾参加八九民运的年轻朋友,在我看来,都是内心深处真正在意的兄弟,在感情和思想上,我们是陈卫、陈兵这样的双胞胎。二十八年来,我们经历挫折、监禁、流亡、无助、孤独,但没有什么能毁掉我们的友谊和共同理想。二十八年了,我们没有被打趴下,没必要用第二个二十八年来考验我们的意志,也不会有第二个二十八年! 感谢川渝兄弟的酒!我会让更多的人看见它,让它助力我们的联合国“六四”申遗活动,要通过它告诉人们:六四不仅仅是历史,也是今天中国的现实;我要给更多人讲述这瓶酒的故事,要告诉人们,它之所以如此贵重,不仅因为融合了血、泪、痛、胆汁、良心、梦想、兄弟之情,还因为它终将加入最后的配料:胜利! 2017年5月12日 写于汶川大地震9周年纪念日 附: 陈兵简介 1969年2月21日生,男,四川遂宁人,系八九学运领袖陈卫孪生弟弟。 陈卫、陈兵兄弟自幼深具国家民族情怀,1988年双双考入重点大学(陈卫北京理工大学,陈兵西南石油学院)。 1989年学运伊始,陈兵是南充地区学运带头人,5月中旬被西南石油学院学生推选为学校四名对话代表之一,组织南充地区10余所大中专学校学生在南充市区游行,到南充地委行署请愿对话,以学校的名义起草声援电报并发给北京高自联、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陈卫从北京发来电报,对兄弟俩进行分工,将照顾家庭责任托付给陈兵:“忙学运,月初回重庆。现绝食,京人心之所向,家中多挂念”。陈兵接受哥哥的嘱托,没有出现在西南石油学院赴京的广场方队,转而沉潜。自1989年至2011年陈卫第三次入狱,陈兵一直默默承担着整个陈家护卫者的角色,让陈卫无后顾之忧地从事民主运动。 陈兵大学毕业分配到河北任丘油田工作,常入北京营救陈卫,与北京朋友多有交集。1993年,陈卫第二次入狱被判转入南充川中监狱服刑,陈兵辞职回川照应。1995年陈兵创办成都创能机电研究所,为成飞集团研发飞机检测设备,很快步入成功人士行列。至2003年,因陈卫、刘贤斌、欧阳懿等从事民运的原因,陈兵被当局盯防,业务受阻,关闭研究所出走越南经商。2006年回国,从事商业保险业务,因国保百般阻挠,业内上升通道被阻绝。...

Read More

10/02/2016 – 杨建利: 中国的民主: 失去的机遇和新的前景

Posted on Oct 2, 2016

登載地址:https://hqsb5site.wordpress.com/2016/10/02/%E6%9D%A8%E5%BB%BA%E5%88%A9-%E4%B8%AD%E5%9B%BD%E7%9A%84%E6%B0%91%E4%B8%BB-%E5%A4%B1%E5%8E%BB%E7%9A%84%E6%9C%BA%E9%81%87% E5%92%8C%E6%96%B0%E7%9A%84%E5%89%8D%E6%99%AF%E5%85%AC% E6%B0%91%E8%AE%AE/ ——美国国会国防和外交政策论坛上的演讲(国防论坛基金会主办) 翻译:王剑鹰 题图漫画作者:邝飚 [编者按:这是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递交给10月1-3日在纽约举办的“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的书面稿,下面是杨建利博士给研讨会组织者的信,其中介绍了这篇文稿的背景。《议报》发表这篇文章,以飨读者。 “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组织者: 各位好。非常抱歉,不能出席研讨会。 我向大会递交一个书面讲稿。 这份讲稿是我今年6月17日在美国国会国防和外交政策论坛的英文演讲的中译稿,尚未发表。本人认为这个演讲很符合您主办的会议的主题,所以提交给会议与各位与会的朋友交流。 在此特别感谢译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王剑鹰博士。 祝会议成功。 楊建利 2016年9月29日] 苏珊娜,谢谢您善意、热情的介绍 。唯一的问题是,听您介绍我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我已经死了。但我不能也不应该这么想,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我很荣幸受到国防论坛基金会主席米登多夫大使(Ambassador Middendorf)的邀请。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米登多夫大使在担任福特总统的海军部长期间功勋卓著,以至于卡特总统要求他连任该职。 我也很尊敬国防论坛基金会多年来的工作,他们在苏珊娜·舒尔特(Suzanne Scholte)总裁的领导下,揭露违反人权的状况,尤其北朝鲜,其在镇压的残酷程度上甚至超过了中国。7年多前,08宪章公布之后不久,苏珊娜曾邀请我就此发表过演讲。08宪章由刘晓波领衔,是一部要求中国向民主转型的宣言,刘晓波因此被捕,并被判刑11年。因为刘晓波在08宪章和此前二十年推动民主人权的和平抗争中起到的领导角色,他赢得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但我想提醒在座的各位,当我在这里发表演讲的时候,刘晓波还在中国的监狱里痛苦挣扎。 感谢您,苏珊娜,邀请我回到这里报告中国民主的现状。还有比这更难的题目吗? 我个人认为当今人类面临的三个最大难题是:中东和平,中国民主化和减肥。不幸的是,我现在正在做这三个难题中的两个:中国民主化和减肥。 让我们回到谈论当代中国政治最重要的参照点——1989天安门事件,两周前我们刚刚举行了该事件的27周年纪念活动。...

Read More

02/15/2016 – 杨建利: 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兼谈帝王、官僚与民间的三方博弈

Posted on Feb 16, 2016

...

Read More

02/14/2016 – 楊建利:改革与革命相遇而携手——在刘宾雁良知奖2015年度特别奖颁奖仪式上的致辞

Posted on Feb 14, 2016

...

Read More

02/03/2016 王雪笠 楊建利:在金元紅潮中搶救六四記憶

Posted on Feb 3, 2016

...

Read More

01/29/2016 楊建利:坦克人照片瀕危 坦克人簽名接力

Posted on Jan 29, 2016

...

Read More

11/01/2015 杨建利: 两个坦克人

Posted on Nov 1, 2015

...

Read More

03/31/2011 – 杨建利: 公民力量关于刘贤斌被判重刑的声明

Posted on Mar 31, 2011

登載地址:http://www.molihua.org/2011/03/blog-post_9077.html 3月25日,四川异议人士刘贤斌被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零4个月。在被监禁长达9个月后,刘贤斌终被重判,此一消息令海内外关注刘贤斌的各界人士感到震惊和愤怒。公民力量对于遂宁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表示强烈抗议,并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贤斌。 很显然,遂宁中院的所谓法庭审判只是走过场的政治审判:开庭前,律师不被允许会见刘贤斌,并遭受政治压力;法庭上的律师辩护屡遭法官粗暴打断;刘贤斌在法庭上未能做最后陈述,而只能喊出“我无罪,我抗议”的声音。这些都表明,为了政治打压的需要,中共政府罔顾最基本的法治原则,肆意违反法律来维护其所谓的“政治稳定”。 我们认为,对于刘贤斌的重判是一个清晰的信号,表明中共政权打压民间社会的力度再次加强。在最近一段时间疯狂抓捕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背景之下,这是统 治集团与民主理念为敌的公开宣言。希望活动人士对此保持足够的警觉,提高自我保护的意识,以减少民间的损失和代价。我们相信,专制者的严酷打压绝不会使他 们获得建立在不公正之上的政治“稳定”,我们绝不会放弃自由、民主的理念,因为,民主战胜专制的趋势是无法改变的,专制者对于民主力量的疯狂打压只能体现其内心的极端恐惧,在人类对于普世价值形成高度认同的今天,专制者的所有嚣张之举只不过色厉内荏的表现,中国的专制者并不享有逃避历史责任的特权。 自22年前的“六四”屠杀以来,作为“八九”学子中的一员,刘贤斌先后四次入狱,被判刑期长达25年,为此,他和他的家庭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代价,可以说,刘贤斌已成为“八九”精神的人格体现,是我们的骄傲,为此,公民力量向刘贤斌和他的家人表示崇高的敬意。我们相信,和所有承受着当今世界最为强大的专制者的迫害而不放弃抗争的公民一样,刘贤斌的付出是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的真实的历史,是未来民主中国的基石。 为了表达对不公正判决的抗议,公民力量将继续组织对刘贤斌的声援活动,向国内、国际社会介绍他的事迹,让人们看到在长期而严酷的政治迫害中,那些高贵而纯粹的中国人并没有低下头颅,并没有因为打压而放弃希望。 对于中国的未来,我们怀有和刘贤斌一样的民主之梦!我们永远与刘贤斌站在一起!...

Read More

08/28/2009 – 杨建利:在美国之音谈维权运动

Posted on Aug 28, 2009

登載地址:http://www.canyu.org/n9221c11.aspx                          不能控制歌谣的中共全力控制法制 —-维权运动处在中国民运最前沿 (2009年8月28日在美国之音电视节目上的问答总结) 问:你如何解读最近的谭作人和许志永被捕事件?许志永这个星期获得”保释候审”,你怎么看? 答:谭作人是四川的独立知识分子,是有影响力的作家。近年来他积极介入彭州石化和地震真相调查,对四川地方当局构成很大压力,从各种迹象判断,他的被捕与多数维权人士被迫害案件一样是地方政府抓人报复打压,将其政治化得到中央政府的背书。对谭作人,四川地方当局故意掩饰抓人的真正意图,反而借其关于六四的回忆文章以及与海外的通讯来定罪。这是对维权人士较为普遍的一种打压模式。中共当局对公盟和许志永的迫害又制造了另外一种模式。公盟是在目前中国的法治环境下无法注册为公益组织的众多公益组织之一,当局可以轻易用税收的理由摧毁这些维权堡垒,铲除这些公民社会成长的民间组织元素。许志永创办的公盟近年来介入一系列具有社会影响的维权案件,影响范围不限于某一地域,对许志永的抓捕应系中央政法系统的决定,其目的在于摧毁公盟的维权能力,破坏几年来形成的人员架构,遏制维权运动的整体发展势头。许志永前两天获得”取保候审”,许多人认为主要原因是,公盟留守人员采取补缴税款的做法,表达了对权力一定程度的尊重,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并不在于此。公盟内部人做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体的维权运动、民间力量以及海外媒体的做了什么。许多人也许还没有注意到,维权运动所造成的国内外影响已经可以和当局进行这个规模和层次的博弈,邓玉娇是另一个案例。中共当局当然在计算,许志永的个人才能和公盟的长期维权工作,对许志永判刑可能会塑造维权运动标杆人物,基于政治考量,当局释放许志永,但是以税收案件的名义摧毁了他的基地和经济基础。这表明中共的打压从粗放走向精致。两案的比较还可以让我们看到,在打压维权者的问题上,中央政府相对更在意政治影响,而地方政府如果能将具体维权问题上升到政治层面,则不考虑地方形象的损失,因此具体做法更为拙劣。 问:中国维权运动过去几年来一直在逆境中发展,从陈光诚,高智晟,到后来的重庆钉子户,乃至后来的邓玉娇案,都是比较著名的。维权运动到现在有哪些特点? 答: 1、维权与网络(进而扩散国内部分媒体)的结合,使每一个维权个案都可能具有思想启蒙和树立权利意识的作用,任何维权事件,尤其是”群体事件”都具有形成整体性政治事件的趋势。 2、维权成功率较低,导致大量上访、集会事件的形成,大量消耗各级政府的”维稳”资源,也一点点蚕食政府形象。政府的道义资源因此而几乎耗尽。 3、波及范围广,拆迁、土地、计生、污染、食品安全、司法公正、退伍军人、下岗民办教师、企业转制、劳动权益等问题都在维权范围之内。 4、跨区域联络开始形成。...

Read More

05/17/2009 – 杨建利:致“六四绿卡”获得者的一封信

Posted on May 17, 2009

登载地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5/24/n2536782.htm 亲爱的来自中国的同胞,我的朋友们: 在这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和六四流血事件20周年纪念日越来越临近的时候,有一个词在我脑海中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这就是“六四绿卡”。每当我与年轻的大学生们提起这个词的时候,他们大多会一脸迷茫,因为在89那个时代他们尚未出生或者出生不久。但是我想,这个词对于我们——“六四绿卡”的获得者来说,无论现在具体的政治立场如何,都是永远不会忘记,想忘记也忘记不了的。 我们还记得,1989年中国波澜壮阔的民众民主运动在6月4日前后遭到中共当局几十万大军的残酷镇压之后,国际社会同声谴责这个暴行,并且给中国的受害百姓予以深切的同情和支持。1990年4月美国总统布什签署了保护中国在美成员的行政命令,之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在1992年通过了《中国学生保护法案》,布什总统于10月签署了该法案。该法案规定受布什行政命令保护的自1990年4月10日前进入美国的中国公民在被免除移民配额、优先类别、劳工证明、入境许可文件和两年回国居留限制的情况下,可在1993年7月1日起的12个月中按照移民法规申请调整为永久居民身份。从1993年7月1日至1994年6月30日,大约8万名中国留学生学者及其亲属获得在美国永久居住的权利,取得了绿卡,这就是所谓的“六四绿卡”。六四绿卡的受惠者还包括这些学生学者此时尚在中国大陆、香港或澳门的配偶和年龄未满21岁的子女,还包括这一时期来美探亲、观光、访问及洽谈商务的大陆人士,甚至还包括非法入境者。所以因此直接及间接受益的中国公民实际上超过了10万人,成为美国华人移民史上数量最大的一波新移民群。大家也不会忘记,在这一过程中,作为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在海外产物的全美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学自联)发挥了积极有效的游说功能,美国移民局在这一时期也显示了特别高的工作效率。 我历来对“六四绿卡”这一历史事件持肯定的态度。我认为,这批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大军为美国华人小区提供了具有高教育水平的人才,为未来华裔影响美国经济与政治发展提供了新的力量。“六四绿卡”这一群体在美国的存在与发展,对于中美两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双边关系都有好处,同时也可以为中国大陆的政治民主化提供一个持久的推动力。时间过得真快,“六四绿卡”大军在美国安居乐业了近20年,而且从1998年开始,很多人陆续加入了美国国籍。大批专业人士在工商、科技和文化教育学术界站稳了脚跟,显示了实力,成为美国社会的中坚和菁英。朋友们有了车子、房子,温暖富足的家庭,生下了一个个美国小公民。也有人因为从事商业活动和学术交流,参梭往来于中美两地,乃至作为“海归”重返中国大陆发展,成为中国大型科技公司或者高等院校年薪几十万、上百万的特聘专家教授。这种现象,与当年美国国会及政府试图保护中国公民回国不受政治迫害的本意相距遥远,这就是历史。异化本来就是人类历史中的正常现象。 在这个时候,我除了向“六四绿卡”的朋友们在专业领域和私人财富积累方面的成就表示祝贺外,还想提请各位回想一下当年取得绿卡时候的激动时刻——可以说,没有当年的这一个基础,也就没有后来成功的一切。 我一向不赞成指责“六四绿卡”获得者是吃“人血馒头”(借用鲁迅小说《药》的故事)的说法。我认为任何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居留地;依据因六四引起的美国法律获得在美国永久居留权的中国学生学者,并没有什么可以引为耻辱的地方。在一个巨大的历史变革之后,那些并没有参与或者没有积极参与变革的人享受了变革所带来的利益,这种所谓“人血馒头”事件是正常的历史现象。民运组织并非祇为那些积极参加民主运动的成员谋利益,也要为数量更多,不够积极参加民运活动甚至没有参加民运的老百姓谋利益。作为全美学自联创建者之一的我清楚地知道,1989年春夏在美国的成千上万中国学生学者,热血沸腾地从各个城市涌向华盛顿,高呼口号,以自己微薄的收入慷慨捐款,表达自己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支持,大批有良知的共产党员和干部子弟也参与其中,在那个时候,他们并没有惧怕因此会回国受到专制制度的政治迫害,我对朋友们当年的义举,始终抱有由衷的敬意。 我又深深地理解提出“人血馒头”的说法的朋友们内心的焦虑。人们都可以看到,当年六四绿卡获得者中间确实包括一些中共权贵子弟,甚至参与天安门屠杀人员的亲友;相当一部分人回到中国并不会受到迫害;有些人拿到绿卡后就“淡出”民运,甚至脸不红心不跳地与中共各级当权者建立发展关系,自由进出大陆充任“现代买办”。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当局度过了困难时期,加上人类遗忘机制的作用,一些人更加心安理得地踏着死难者的鲜血公开谋取私利,以“爱国侨胞”的身份成为中共统战部的座上客,甚至与大陆贪官污吏勾结,共发国难财;或者“反戈一击”,撰写出版攻击污蔑海外民运组织和个人的文字,跟着当权者指责惨死在东西长安街头的六四冤魂,向中共强权者扭腰献媚。如果说鲁迅笔下华老栓的愚昧尚且值得同情的话,那么这类现代中共大小帮闲实在是面目可憎。 记得当年有人算过一笔账,对于在美学生学者来说,“六四绿卡”至少使得他们第一,免去了几千美元律师费;第二,省却了2-3年甚至更长的等待时间;第三,免去了按照中美之间协议回中国服务两年的要求。这三项相加,每人从“六四绿卡”的获益大约为5万至10万美元。这祇是一个简单的经济账,还没有包括每人各各不同的后续效应。 我与各位一样,也是“六四绿卡”的获得者,有一点可能不同的是,我至今保留着中国公民的身份。1989年5月25日我带着捐款从美国赶到北京,参加了5月28日大游行,与母校北师大同学一起高歌痛哭;我被6月4凌晨的枪声惊醒后赶到长安街、天安门广场;看到了坦克、机枪,催泪弹,戴钢盔的大兵、燃烧的军车、满脸是血的女孩,缓缓到下的中弹者,被压扁的尸体,冲上去收尸的市民……。6月7日在杂乱中狼狈逃回美国。六四是中华民族的悲剧,也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痛,是我始终想要回到祖国为那里的老百姓做些什么的不会消失的动力,因此带来了我2002至2007年在中国5年的牢狱生活。我并不要求“六四绿卡”的朋友对先烈们一定要感恩戴德,但至少要有中国传统的“饮水思源”之情,更不能忘恩负义。通俗地说,做人应该起码讲个良心,就算不必对那些用鲜血和生命帮你换来绿卡的年轻学子心存感激,也不能恩将仇报,跟着当权者胡言乱语吧。 在当年关于六四绿卡的争论中,有人说过,在美中国人员取得绿卡身份之后可以有更好的地位,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支持中国民主运动。我一直把此言当真,也知道在当年绿卡取得者中,确实有人每年6月4日都在家中悼念死难者的亡灵,以自己的收入接济国内民主维权人士。借此机会,我向各位朋友提出如下几点恳求。 第一,告诉你的子女和下一代关于六四事件这一民族悲剧的真相。有时候,你因为有所顾忌可以不说全部的真话,但是绝对不要说假话。由于中共当局的刻意掩盖,六四事件的全部真相至今还是一个谜,对于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的许多具体细节,人们也会存有争议。在此,我想借用民运人士盛雪在接受亚衣采访时候说的一段话,为我们求得最大的共识。 “对于一个历史事件、一场群众运动或一种社会现象,任何人都有权站在自己喜欢的角度评价。对八九民运,何尝不能用负责的、调侃的,亲临其境的、隔岸观火的,赞赏的、批判的——总之任何一个角度去品评论证呢?进退时机、策略应用、正负影响——参照系统很多,占有事实不一,结论自然相悖。但是,对于动用机枪、坦克屠杀和平请愿民众的政府赤裸裸的暴行,在全人类的文明发展到今天的时候,标准共同而且祇有一个,那就是:屠杀者必须遭到谴责,死难者应该受到悼念。这不是一个需要大智大慧才能判断得清其是非的问题。八九民运的是非功过,任人评说;六四屠杀之罪大恶极,无须讨论。它超越政治派别之争、利益集团之分,社会学说之异。如果还有人类的正义,就应该谴责杀戮;如果还有人类的善良,就应该同情无辜。” 第二,尽可能通过各自可行的方式资助国内的受迫害者,包括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六四受害者群体。如果你过去多年没有来得及对中国当代的民主事业出过力,那么请你现在凭借自己的良知作一点点有益的事情,包括时间、精力和金钱上的支持。 第三,面对自己居住地、工作场所的邻居、同事、朋友,为中国今天的民主维权运动说几句公道话,让今天的中国始终处于国际社会——包括自由国家的政府和民众的人道关注之下。 我相信,当年“六四绿卡”大军的有良知者能够为中华民族精神未来的复兴,避免重演六四悲剧做出积极的贡献。 过几天,就是六四惨案20周年纪念日。我恳请各位朋友在那天穿上白色的衣服,表达我们对当年死难同胞——包括在广场和长安街倒下的年轻的大学生,被流弹“误伤”的市民,还有在执行“平暴”命令中死去的军人的怀念;驾车者,请把你的车灯打开,照亮中国光天化日的黑暗;在夜晚,让我们点上一支蜡烛,寄托我们海外游子的哀思。 让我们通过各自喜欢的方式为我们的母国祈祷:愿一个人民自由幸福,社会政治清明,经济繁荣富强,为世界的和平、文明做出积极贡献的新中国早日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谢谢读完我的这封信的朋友们。我祝愿各位未来身体健康,事业发达,家庭幸福,生活美满。 你的真诚的杨建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