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anna

03/21/2018 – 被中國官員三次打斷 楊建利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完成發言

Posted on Mar 21, 2018

消息來源:https://www.voacantonese.com/a/china-un-human-rights-20180320/4308356.html 被中國官員三次打斷 楊建利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完成發言 最後更新 {0} 2018年3月21日 美國之音 楊建利2018年3月20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發言  (聯合國觀察照片) 著名人權人士楊建利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發言,並與在場中國政府官員就誰有資格在會議上發言展開激烈交鋒。 楊建利應邀作為聯合國觀察的代表星期二(3月20日)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7次會議上發言,但多次被出席會議的中國政府代表團官員打斷。 楊建利在發言一開始便提出“中共政權是否有資格在這裡代表中國”的疑問,但很快因為中國官員向大會主席質詢楊建利的發言代表資格而被打斷。大會主席作出裁定,確認了楊建利的代表資格,使發言得以繼續。 隨後,楊建利列舉了他所說的過去幾十年來中共政權踐踏人權、打壓言論和宗教自由的紀錄,但又兩次被中國官員以這一發言與會議主題無關為理由而打斷。大會主席提醒楊建利發言時緊跟主題,但繼續允許他讀完事先準備好的發言稿。 聯合國觀察稱,較早前,中國代表團一名官員在會場外不斷拍攝楊建利入場前的照片,試圖向他發出威脅。聯合國觀察表示,已經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出申訴,要求永久禁止這名官員出席聯合國活動。 楊建利在作出回應時說:“中國代表團試圖威脅我,但沒有成功。他們應該知道:我忍受過長期監禁,甚至死亡威脅。”...

Read More

02/27/2018 – 楊建利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場內博弈與場外推動

Posted on Feb 27, 2018

消息來源:http://cn.rfi.fr/%E4%BA%BA%E6%9D%83/20180227-%E6%9D%A8%E5%BB%BA%E5%88%A9%E8%B0%88%E8%81%94%E5% 90%88%E5%9B%BD%E4%BA%BA%E6%9D%83%E7%90%86%E4%BA%8B% E4%BC%9A%E7%9A%84%E5%9C%BA%E5%86%85%E5%8D%9A%E5%BC%88% E4%B8%8E%E5%9C%BA%E5%A4%96%E6%8E%A8%E5%8A%A8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月26日起至3月23日在日内瓦举行第37届年会首轮会议。在此之前,由不同国家非政府人权团体组成的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也在2月20日举行了第十届会议。中国海外人权团体、总部设在美国的公民力量的负责人杨建利也前往参加活动,并发言。他在发言中着重讲述了在709律师大抓捕事件中失去消息的人权律师王全璋的案例,呼吁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反随意拘禁工作组予以关注。由民间力量组成的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与更受大国博弈掣肘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间有怎样的互动?在中国政治、经济、外交实力日渐增强的今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又在何种程度上可能推动中国接受人权议题的讨论?杨建利先生向我们介绍了第十届人权与民主峰会的情况以及他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的期待。 法广: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每次都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会召开前几天举行,这个峰会与联合国理事会年会有怎样的互动关系?是怎样一项活动呢? 杨建利:“我们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国家为代表组成,有47个成员,每年有几次会期,2月26日召开的是2018年的第一个会期。人权与民主日内瓦峰会一般是提前一周,或者是在(理事会)召开的那一周举行。至于它的目的,因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两大问题:一是基本上听不到个人的声音,也就是人民的声音,它代表的是各个政府的声音;二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有很多侵犯人权的国家,47个国家中有相当数量(包括中国在内)的人权侵犯国家,这就使得这个理事会在世界范围内的捍卫人权努力非常受影响。我们举办(人权与民主)峰会就是要在(理事会)开会之前,把世界范围内的老百姓的声音释放出来。我们邀请哪些人来听呢?请的是各国的外交官,换句话说,就是有可能马上就会去参加人权理事会会议的外交官。另外还有学者、学生、国际人权组织的成员及媒体。这样就把我们的声音通过这样的平台释放出来,让人们对两个会议  一个是人民峰会的声音,另一个是政府聚会的声音  做一比较。同时,我们希望我们的声音能够对正式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会议的议题能够产生影响。除此以外,有些NGO还可以旁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甚至可以有比较简短的发言机会,当然这些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哪些OGO有资格发言、在什么时候发言、有多长时间等都有严格规定。我就有过一次在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发言的机会。这些机会实际上都放大了本来在联合国以政府为成员的结构中听不到的声音,增大了他们能听到我们这些声音的可能性。” 法广:你们对2月26日召开的第37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年会有什么具体的期待么? 杨建利:“当然有很多议题我们希望他们能关注,但我们不抱很高的希望。仅就中国而言,有很多的良心犯情况非常严重,希望他们能够关注。比如我在(人权与民主)峰会上讲的王全璋,他(截至2018年2月23日)已经失踪了967天,家属和律师始终都没有见到他,政府方面也迟迟没有给出开庭的日子。他的太太和孩子(孩子还很小)一直盼望着能够和他见面。这已经是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关注的一个重要案件。此外还有一些年代比较久的案件,比如王炳章,他已经70岁了,被判了无期徒刑。这也是我们一直关注的案件。这只是两个案例,除此之外,中国的人权问题很多。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人权问题,希望人权理事会能够真正地按照当时人权理事会创办时的章程、按照那个标准去做,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要求。”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特别的案件,希望他们关注,当然,我们不抱很高的期望,其中原因,我刚才已经讲了,是因为在理事会中有很多的人权侵害者国家,他们肯定会阻止真正的对人权进行保护、对人权施害者进行惩罚的措施。” 法广:也正是就这个议题,中国多年来都是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在这种情况下,理事会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推动中国接受有关中国议题的讨论呢?你们的期待是不是在某种意义上更是一种美好的愿望呢? 杨建利:“目前来讲只是一种美好的期望,即使在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上,民主国家可能还是占着多数席位,但是很多民主国家不仅仅在人权理事会上,也在其它的国际场合、在外交关系中,向中国妥协,所以,不能指望他们会在人权理事会上发挥比在其它地方更大的作用。很多时候都是他们之间互相换票,不敢对中国这样比较大的独裁国家提出他们直接的、对于人权议题的意见和抗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发出的声音是:联合国宪章是这样规定的,人权理事会成立的宪章是这样规定的,然后,还有世界人权宣言和一些其它的国际人权合约,中国都是签署者,人权理事会中一些其它人权侵害者国家也都是签署者,虽然你不做,但我们要告诉你,你差多少,你比你应该做的差多少。这种声音可能在今天不能马上看到效果,我相信,长期做下去的话,一定会对联合国的改革起到作用。同时,这种声音会反馈到不同的各个国家中去,比如,我们的声音就会很快反馈到中国去,我这次在日内瓦的讲话,在国内传播得非常多,大家都在看我在日内瓦讲了什么……就是说这种声音反过来会对国内的人权人士有一种支持和帮助的作用。把这些结果加在一起的话,可能就会使得我们的工作慢慢会起到一些效果。当然,这是我们的期待了。” 法广:我看到有消息说在日内瓦会议期间,您曾经和瑞典驻日内瓦联合国大使就桂民海事件有过交谈,您是否从中获得更新的消息? 杨建利:“关于桂民海的情况,我和瑞典驻联合国大使有些交流,了解到瑞典政府对于桂敏海的状况非常悲哀,甚至对中国政府的做法非常愤怒。但是,他们用了很多办法,效果不是很明显。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当中国政府的人权侵害涉及到其它国家的公民的时候,这些国家该怎么反应?我就此提出了一个建议。比如瑞典,它在民主国家中不属于强大的国家,它对这种强大也没有什么追求,对他们来讲,这没有什么意义。但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它会陷入到那种国际政治的丛林中去。如果它国力不强,中国政府可能完全不理会。所以我向瑞典大使还有其它所有和我们交流的欧洲国家大使或外交人员建议,建议他们采取集体行动,就这个议题同时向中国施加压力。比如英国,桂敏海虽然不是英国公民,但是英国也应当和它站在一起,法国也必须和它正在一起,大家向中国集体性地、一次性地、同时地提出压力,要求中国政府应当怎么做……这样可能会有效果。我觉得,不仅仅是桂民海这一个案子的议题,对其它议题也是一样。如果这些欧洲国家(欧洲国家有很多,民主国家也很多)不走在一起,不采取集体行动,而是单个儿地单挑中国的话,可能效果很差。他们必须走在一起。我在所有的场合都倡导这样的集体行动。” 法广:但这样的声音能不能被听到呢?整体来看,欧美国家现在在人权议题上的声音趋向好像是越来越弱…… 杨建利:“最近这几年的确是这样,这种趋势对我们很不利。但是,我觉得,像任何一项工作一样,总会有一些起起伏伏。我们这些声音是非常重要的,至少他们花时间听到我们的要求,也做了一些记录,在公开场合下,他们也赞同这种提法。当然,公开的赞同和私下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外交过程,是不是可能很快实现,我不是很乐观去期待明天就会发生。但是,这种声音他们听到了,认同了。如果他们的政府中一些有权力的领袖人物认为必须做,必须推动,那他至少要有一个方向,我们至少应当把这个方向指出来。如果我们不说,那还有什么其它人说么?大家都可以不在乎。” 杨建利先生最后补充说:“我觉得大家应该关心今年年底关于中国人权状况的第三次全面定期审查,每个国家都可以向中国提出他们的建议或他们认为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一点一定要非常注重,因为这是联合国一个非常重要的机制。所以,下面的工作,我希望很多人权组织能够集中力量,将中国的人权议题能够写成一个、一个的报告,交给各个国家的使团,给他们提供他们可能需要了解、但不了解的真实资料。” 法广:这已经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第三次全面审查。前两次的审查情况结果如何? 杨建利:“前两次的审查中也是每个国家向中国提出他们认为应该改善的人权领域,中国政府也做了一些回应,有些回应当然是强词夺理,他不会承认有问题。但有一些事情,他们还是慢慢做了一些改善,并不是完全不起作用。” “最重要的是把所有国家召集在一起,暴露在镁光灯下,让大家来看,他们这些政府怎么就人权议题互动。我觉得这本身是非常有意义的。指望在联合国会议现场就解决问题,可能是不现实的。但是所有这些互动以及人权工作者在其中的发言,如果都能够反馈到各自的国家中,我觉得会对那个国家产生很大的影响。并不是说要期待在一个会场就能马上解决问题。”  ...

Read More

12/22/2017 – 杨建利谈美国发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行政命令

Posted on Dec 22, 2017

消息來源: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12/%E6%9D%A8%E5%BB%BA%E5%88% A9%E8%B0%88%E7%BE%8E%E5%9B%BD%E5%8F%91%E5%B8%83%E9%A9%AC%E6% A0%BC%E5%B0%BC%E8%8C%A8%E5%9F%BA%E4%BA%BA%E6%9D%83%E9%97%AE% E8%B4%A3%E6%B3%95%E6%A1%88%E8%A1%8C%E6%94%BF%E5%91%BD%E4%BB% A4.html 今天(21日)美国川普政府就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签署第一个行政命令,对全球13位人权侵害恶棍进行惩罚,限制他们入境美国并对他们的财产进行查封冻结。为2014年人权活动家曹顺利被迫害致死负责的中国现任警察学校政委,原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上榜”。 记者就这个行政命令采访长期推动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 记者:杨博士,川普政府就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签署第一个行政命令,你看了这个行政命令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杨建利:按照去年12月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案规定,今年年底美国政府须签发第一个行政命令,我们一直在等待。当时我们的工作团队有一个共识,第一个行政命令里一定要有中国政府的官员,这是一个底线,有一个中国官员“上榜”形成的突破,我们就算成功了。中国官员高岩被列入惩罚名单,这是一个好消息,是重要的第一步。 记者:人们对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实施抱有很高的期望,高岩“上榜”是零的突破,但是其他中国的人权恶棍没有上榜,你是不是有点失望? 杨建利:我们当然希望,有更多、更高级别的中国政府的人权侵害恶棍都能“上榜”,但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提醒大家,一定在积极努力的同时压低期望值,原因是,惩罚名单的确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美国政府不会用此行政命令影响他们所需要的外交关系,说得极端点,习近平是不会“上榜”的。马格尼茨基法案最主要的用意是用威慑力改变官员的侵害行为,虽然傅政华、夏宝龙我们特别希望“上榜”的官员没有“上榜”,我们感到一些遗憾,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他们还有其他的人权侵害官员未来不会“上榜”,这就是威慑。 记者:您能否谈一下,为什么高岩首当其冲被列入惩罚名单? 杨建利:高岩“上榜”非常符合马格尼茨基法案的最初动机。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是由2012年开始实施的针对俄国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扩充产生,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命名来自俄罗斯维权律师谢尔盖.马格尼茨基,他因为揭发俄罗斯政府的腐败,于2009年11月在被关押期间去世,美国国会因此于2012年通过针对这个案子的侵犯人权、腐败的俄罗斯官员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我简单介绍一下曹顺利案,读者就会理解美国政府选择时任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的高岩是恰当,与俄国马格尼茨案类比的用意很明显。曹顺利女士是中国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早期曾在国家劳动人事部工作,因控诉政府机关贪污腐败、滥用职权,被解除公职,2008年底曹顺利在北京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目的是要求依国际惯例,让弱势群体参与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并收集上千份个案,因此在09年被劳教1年。2010年刚出劳教所16天,又因世博会再次被劳教1年零3个月。曹顺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外界才得知她于当天被送进朝阳区看守所羁押,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变更罪名为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曹顺利女士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患有双肺结核、肝腹水、子宫肌瘤及囊肿等多种疾病,当局拒绝其及时接受治疗。期间其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被拒。直至2014年2月19日昏迷被送进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后转入北京309医院抢救,期间多次宣告病危,延至2014年3月14日去世。 记者:未来围绕这个法案人们还可以做什么? 杨建利:我们公民力量从2012年4月的第七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上开始推动这个法案的通过和实施,后来许多人权组织加入推动,今天终于有了第一个结果,很不容易。我们在刚刚举办的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上专门设立该议题的训练项目,主要是让更多的人权工作者和人权侵害受害者了解如何搜集证据和如何和相关部门和机构合作。我觉得未来四项工作是十分重要的,1. 传播相关信息了理念,让更多的人、最好是更多的中国官员、了解这一法案的内容、用意和实施;2. 让人们知道如何搜集证据,没有过硬的证据,其他后续工作都谈不上;3. 推动其他国家通过和实施类似法案,目前已经通过类似法案的国际除了美国,还有爱沙尼亚和加拿大,英国下院通过上院正在推动,我们下一个目标是澳大利亚;4. 马格尼茨基法案只是人权工作的一个工具,还有许多其他工具需要介绍给大家,美国的其他惩罚法律,联合国的人权机制等等。 记者:您还有什么补充?...

Read More

10/16/2017 – 旅美异见人士杨建利 欲打官司追中共还护照

Posted on Oct 16, 2017

消息来源:http://www.epochtimes.com/gb/17/10/16/n9736176.htm 杨建利经常批评中共,因此被中共列入拒绝入境黑名单中,拒发新护照,禁止入境。(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7年10月16日讯】旅居美国的中国公民力量运动发起人、宪政民主运动领袖杨建利博士,原定于10月8日应邀前往捷克布拉格在一个国际论坛发表演讲,但因早前护照被中共强行没收而未能成行。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近期,杨建利在旧金山的一场民运人士集会上,讲述了他的中国护照的故事。 杨建利于1986年赴美国留学,曾因参加抗议中共六四屠杀学生的活动,被中共没收护照。他说:“1991年护照已经过期了,那时我就到中国领馆去申请护照,我有两次被拒的经历。换句话说,在那个时候,我回国的权利已经被剥夺了。” 杨建利曾表示,他准备打一场官司,要求中共回答:我的中国护照在哪里? 杨建利创立了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曾经出任中国民联阵副主席、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会长等职务。由于他经常批评中共,因此被中共列入拒绝入境黑名单中,拒发新护照,禁止入境。 2002年4月,杨建利使用友人护照进入大陆,不幸被中共逮捕,并被判处5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1年。 2007年4月27日,杨建利被释放,但中共一直拒绝退还其美国护照。最后在美国政府协调下, 8月17日杨建利回到美国旧金山。回到美国后,他发起了中国公民力量运动,是“公民力量”组织的创始人和负责人。 今年6月4日他的护照到期,在此之前,他便向中共驻美国大使馆申请延期。中共要求他写对政治避难的看法,杨建利表明:“六四屠杀是罪行,总有一天要平反”,因此中共没收了他的护照。 杨建利说:“现在我没有护照了,我准备打一场官司,就是我的中国护照在那里?”...

Read More

05/14/2017 – 杨建利:世界上最贵的酒——遥寄川渝八九兄弟

Posted on May 14, 2017

登載地址: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85182 我把它放在容易看见的地方,而不是酒柜,无论如何,那里是摆不下这瓶酒的,这是世界上最贵的酒。整整二十八年的酿造,青春到华发,它的原料是勇士的血、亲人的泪、多少人揪心的痛! 它从中国的西南,从一个素未谋面的兄弟手里,托给一位朋友带离中国,颠簸了南亚、中东、欧洲,再辗转到我的手上。它不是为了任何人在任何饭局上享用的,它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我正在为它设计行程,我要让更多的人看见这瓶世界上最贵的酒。 你需要知道这瓶酒背后的故事。 先让我们记住被逮捕的四位“酿酒者”的名字: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张隽勇;让我们记住成都女诗人马青,仅仅因为在微博上转发了这瓶酒的广告,就被刑事拘留。大概这是世界上唯一具有“煽动颠覆”功能的酒了。 没错,这是当权者眼中的毒酒,其毒性之大,足以刺穿言论封锁的谎言,足以扯下当权者最不愿让人们看到的真实世界的帷幔。二十八年来,当几个简单的数字组合在一起,它就成了一种禁忌,六四屠杀的刽子手和他们的继承者,千方百计让人们忘记八九六四,忘记军队在北京街头屠杀学生和平民的暴行。 但是我们说“不忘记、不恐惧、不冷淡、不堕落,不放弃”。这不是出于固执,我们知道,8964是解读中国当今社会政治的密码,不为这几个数字解密,中国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人民的国家,永远不会沐浴自由、民主、法治的阳光。为了解密这几个数字,有识之士尝试着各种办法首先修复人们的记忆。2016年,陈兵、符海陆、罗誉富和张隽勇在六四二十七周年前,推出了“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想必他们曾费尽心思:利用“九”和“酒”的谐音,他们创造了“八酒六四”的品牌,数字中插入一个“酒”字,既为写明商品属性,也让“八九六四”这组数字容易在市场上蒙混过关,数字的旁边是“铭记”两个字,“铭记”中的“记”字,粗看去则可能被视作某家商号的传统标识。 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它要让你喝下的,是“铭记八九六四”这六个字。 在真正懂得品味它的人看来,这是某种信息的传递,对一般购买者而言,偶然发现的这个秘密,也可以提示中国身体上某处流血的伤口。让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每一个中国家庭的饭桌上都摆放这样一瓶酒,当权者还能对八九六四继续装聋作哑吗?人们还会沉默吗? 也许这不是一个好的创意,因为在今天它是不会有太大销量的,除了最初在一个小范围的传播,它引来的只是公安(而不是工商)部门的查封,引来的是对“酿酒者”的逮捕;但这又是一个伟大的创意,在中国人的习俗中,大悲大喜往往都是需要酒的,素来盛产名酒的四川,酿造出了属于被屠杀、遭迫害、爱自由者的酒,但谁能怀疑我们将会是最后的胜利者?那时候,我们将用它庆祝整个民族的节日。 出于安全的考虑,我没有打听参与酿酒的人员名单,而把它视为川渝地区的八九兄弟共同酿造,其中包括六四中死难的吴国锋、肖杰、陈永廷,包括2009年入狱的刘贤斌,包括2011年入狱的陈卫,包括2015年因为给吴国峰扫墓被抓、今年3月31日被判刑四年的陈云飞…… 六四枪响过后,恐怖笼罩的中国大地上,川渝地区始终不曾断绝追求民主的声音,一波又一波的打压之下,践行民主的朋友却越来越多,我只知道其中少数人的名字:刘贤斌、陈云飞、陈卫、陈兵、黄琦、谭作人、冉云飞、佘万宝、蒲勇、陈明先、欧阳懿、萧雪慧、王怡、许万平、符海陆、王森、李必丰、胡明君、张明、王明、罗誉富、张隽勇、张起、黄晓敏、上官乱、马青、姜建、冉明、雷凤云、汪成忠、侯多蜀、覃礼尚、王林建、韩燕明、吴卫东、穆家峪、李国宏、夏明、唐璐、染香姐姐、潘强、刘俊国、王雪笠、杨雨……在专制政治面前,他们显示了川渝人的顽强个性。2007年六四18周年当天,陈云飞巧妙地设法在《成都晚报》上打出广告“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在记忆有罪的年代,坚强的何止是64遇难者母亲,陈云飞的坚强和坚持,不也同样震撼人心吗! 川渝是一块即使在最严酷的年代,也无法对自由消音的土地,这里有自由思想的传统,有冯元春、吴思慧、张锡锟、张先痴、徐友渔、胡平、王康、薛伟、齐家贞、蔡楚、廖亦武、封从德、陈破空、费良勇、余杰、长平……所以我必须说,陈兵们酿造的酒里,还有一种材料,那就是川人的胆汁! 绝大多数川渝的同道,我都无缘相识,但无论男女,无论老幼,甚至包括不曾参加八九民运的年轻朋友,在我看来,都是内心深处真正在意的兄弟,在感情和思想上,我们是陈卫、陈兵这样的双胞胎。二十八年来,我们经历挫折、监禁、流亡、无助、孤独,但没有什么能毁掉我们的友谊和共同理想。二十八年了,我们没有被打趴下,没必要用第二个二十八年来考验我们的意志,也不会有第二个二十八年! 感谢川渝兄弟的酒!我会让更多的人看见它,让它助力我们的联合国“六四”申遗活动,要通过它告诉人们:六四不仅仅是历史,也是今天中国的现实;我要给更多人讲述这瓶酒的故事,要告诉人们,它之所以如此贵重,不仅因为融合了血、泪、痛、胆汁、良心、梦想、兄弟之情,还因为它终将加入最后的配料:胜利! 2017年5月12日 写于汶川大地震9周年纪念日 附: 陈兵简介 1969年2月21日生,男,四川遂宁人,系八九学运领袖陈卫孪生弟弟。 陈卫、陈兵兄弟自幼深具国家民族情怀,1988年双双考入重点大学(陈卫北京理工大学,陈兵西南石油学院)。 1989年学运伊始,陈兵是南充地区学运带头人,5月中旬被西南石油学院学生推选为学校四名对话代表之一,组织南充地区10余所大中专学校学生在南充市区游行,到南充地委行署请愿对话,以学校的名义起草声援电报并发给北京高自联、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陈卫从北京发来电报,对兄弟俩进行分工,将照顾家庭责任托付给陈兵:“忙学运,月初回重庆。现绝食,京人心之所向,家中多挂念”。陈兵接受哥哥的嘱托,没有出现在西南石油学院赴京的广场方队,转而沉潜。自1989年至2011年陈卫第三次入狱,陈兵一直默默承担着整个陈家护卫者的角色,让陈卫无后顾之忧地从事民主运动。 陈兵大学毕业分配到河北任丘油田工作,常入北京营救陈卫,与北京朋友多有交集。1993年,陈卫第二次入狱被判转入南充川中监狱服刑,陈兵辞职回川照应。1995年陈兵创办成都创能机电研究所,为成飞集团研发飞机检测设备,很快步入成功人士行列。至2003年,因陈卫、刘贤斌、欧阳懿等从事民运的原因,陈兵被当局盯防,业务受阻,关闭研究所出走越南经商。2006年回国,从事商业保险业务,因国保百般阻挠,业内上升通道被阻绝。...

Read More

10/02/2016 – 杨建利: 中国的民主: 失去的机遇和新的前景

Posted on Oct 2, 2016

登載地址:https://hqsb5site.wordpress.com/2016/10/02/%E6%9D%A8%E5%BB%BA%E5%88%A9-%E4%B8%AD%E5%9B%BD%E7%9A%84%E6%B0%91%E4%B8%BB-%E5%A4%B1%E5%8E%BB%E7%9A%84%E6%9C%BA%E9%81%87% E5%92%8C%E6%96%B0%E7%9A%84%E5%89%8D%E6%99%AF%E5%85%AC% E6%B0%91%E8%AE%AE/ ——美国国会国防和外交政策论坛上的演讲(国防论坛基金会主办) 翻译:王剑鹰 题图漫画作者:邝飚 [编者按:这是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递交给10月1-3日在纽约举办的“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的书面稿,下面是杨建利博士给研讨会组织者的信,其中介绍了这篇文稿的背景。《议报》发表这篇文章,以飨读者。 “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组织者: 各位好。非常抱歉,不能出席研讨会。 我向大会递交一个书面讲稿。 这份讲稿是我今年6月17日在美国国会国防和外交政策论坛的英文演讲的中译稿,尚未发表。本人认为这个演讲很符合您主办的会议的主题,所以提交给会议与各位与会的朋友交流。 在此特别感谢译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王剑鹰博士。 祝会议成功。 楊建利 2016年9月29日] 苏珊娜,谢谢您善意、热情的介绍 。唯一的问题是,听您介绍我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我已经死了。但我不能也不应该这么想,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我很荣幸受到国防论坛基金会主席米登多夫大使(Ambassador Middendorf)的邀请。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米登多夫大使在担任福特总统的海军部长期间功勋卓著,以至于卡特总统要求他连任该职。 我也很尊敬国防论坛基金会多年来的工作,他们在苏珊娜·舒尔特(Suzanne Scholte)总裁的领导下,揭露违反人权的状况,尤其北朝鲜,其在镇压的残酷程度上甚至超过了中国。7年多前,08宪章公布之后不久,苏珊娜曾邀请我就此发表过演讲。08宪章由刘晓波领衔,是一部要求中国向民主转型的宣言,刘晓波因此被捕,并被判刑11年。因为刘晓波在08宪章和此前二十年推动民主人权的和平抗争中起到的领导角色,他赢得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但我想提醒在座的各位,当我在这里发表演讲的时候,刘晓波还在中国的监狱里痛苦挣扎。 感谢您,苏珊娜,邀请我回到这里报告中国民主的现状。还有比这更难的题目吗? 我个人认为当今人类面临的三个最大难题是:中东和平,中国民主化和减肥。不幸的是,我现在正在做这三个难题中的两个:中国民主化和减肥。 让我们回到谈论当代中国政治最重要的参照点——1989天安门事件,两周前我们刚刚举行了该事件的27周年纪念活动。...

Read More

07/20/2016 – 人权活动人士杨建利:343号议案是里程碑式的

Posted on Jul 20, 2016

消息来源:http://www.epochtimes.com/gb/16/7/20/n8120423.htm 人权活动人士杨建利。(梁博/大纪元)   【大纪元2016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博硅谷报导)本周二,知名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在旧金山表示,刚刚在6月份获得通过的美国国会343号议案,确认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获得全世界广泛关注,具有里程碑意义。杨建利曾经被中共多所监狱关押,他说,监狱对什么都不仔细,就是身体检查最仔细,经常抽血,现在就能解开谜团。 “还有一个谜团”,杨建利说,中国监狱里的死刑犯,死刑判决下来后,执行时间是随机的,有的当天执行,有的几年以后执行,这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现象,给人感觉没有任何规律可循,现在明白了,这些死刑犯是在等待配型,“配上就执行”。...

Read More

10/25/2016 – 杨建利:向中共继续保有UN人权理事会席位说不

Posted on Oct 25, 2015

登載地址:http://www.vot.org/cn/%E6%9D%A8%E5%BB%BA%E5%88%A9%EF%BC%9A%E5%90%91% E4%B8%AD%E5%85%B1%E7%BB%A7%E7%BB%AD%E4%BF%9D%E6%9C%89un%E4%BA%BA%E6% 9D%83%E7%90%86%E4%BA%8B%E4%BC%9A%E5%B8%AD%E4%BD%8D%E8%AF%B4%E4%B8%8D/ 西藏之声2016年10月25日报道】“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投书至《华盛顿邮报》,呼吁美国能够反对中共继续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日前刊登了由“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所撰写的评论文章。作者认为中共近年来虽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但国内侵害人权的案例不断,因此呼吁其他国家在本次的人权理事会选举中,向中国投否决票。 杨建利在文章中提到了2014年人权运动者曹顺利疑在狱中被凌虐致死的事件,在被捕的前几个月,曹顺利正在准备于北京外交部前的静坐活动,要求北京当局能够让公民参与撰写中国人权报告。 “我以她的精神在此撰写这篇文章,以一位中国公民的身分为中国人发声”,杨建利在文中表示,这个声音必须要被国际社会听到 – 特别是联合国,因为非民选的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中,并没有如实反映中国人民的声音。 文章中提到,“今天,许多民主国家害怕中国的经济实力,所以他们并没有或者很少就人权议题向中国施压”,但作者也指出,10月28日联合国大会中将举行人权理事会新一届成员的选举,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他民主国家能够集结力量,以国际上合法的权力共同地对抗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且能避免一直以来中共单方面的指责 – 所谓“干涉他国内政事务”。 根据联合国大会第60/251号决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候选国必须是“在人权的推展和保障方面坚持高标准”的国家。文章提到,中共在国内的记录,和他目前在该理事会的席位显得矛盾,更反映出中共毫无疑问地不适任于新一届的人权理事会成员。 杨建利还在文章中提到,中共担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员国的三年间,国内有数千件侵犯人权的记录。2014年,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被逮捕并被判处无期徒刑。次年,西藏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狱中被凌虐致死,更有越来越多的藏人自焚案发生。习上任以来,更前所未有地打压公民社会的活动,超过三百名维权律师被逮捕、起诉和骚扰。 中共继续对基督徒、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法轮功学员和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采取强硬的统治政策,更忽略国际社会要求释放中国民主运动先驱王炳章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声音。 即使有这些恶名昭彰的案件,但随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选举即将到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两周前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 2020年)》,重述了中国一直以来虚假的承诺。 文章最后,杨建利指出,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选举中,候选国需要有97个支持票进入理事会,如果联合国大会中的125个民主国家都拒绝中国加入,那中国便没有机会继续待在人权理事会中。因此他呼吁美国率先号召所有的民主国家,一同支持普世人权价值。...

Read More

06/05/2015 – 楊建利:中國領導人必須面對六四問題

Posted on Jun 5, 2015

登載地址:https://www.voacantonese.com/a/yangjianli-china-leaders-june-4th-20150604/2808722.html   人權團體在華盛頓舉行六四紀念活動(美國之音楊晨拍攝) 在六四26週年這一天, 美國的公民力量等團體和人權活動人士在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廣場舉行了紀念活動。 公民力量發起人楊建利博士說,六四問題必須解決:“中國領導人也知道,這是遲早要解決的,但是如何解決?任何一個轉型國家都有一個轉型正義,也就是如何處理歷史遺留的巨大難題。” 在紀念儀式上,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為六四死難者獻了花圈。 華盛頓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主席李.愛德華茲博士說在眾多可以像徵共產主義受難者的標誌當中,他們選擇了天安門廣場民主女神的複製雕像:“因為這揭露了一個專制政府會採取什麼樣的極端手法來壓制自由,另外它反映了全世界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追求自由的願望。” 愛德華茲博士說目前民眾要求自由民主的呼聲很高,共產黨政權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天安門26年後我們看到了很多樂觀的跡象,中國距離實現自由的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參加紀念活動的年輕學生張睿是父母參加過六四運動的第二代: “我知道父母的朋友不願意讓孩子知道這黑暗的一幕,但是我爸爸媽媽從小每次公安來或者我上學有公安跟著我他們都會向我解釋為什麼。” 張睿參與了中國留學生六四公開信活動。她說他們這一代力所能及的就是讓更多的人了解六四真相。 紀念活動後公民力量等團體隨後舉辦討論會,尋求解決六四的答案。 楊建利博士說他們目前要做的是徵求各方意見,包括聽取中國政府的意見:“(六四問題)有可能是現在領導人的負資產,也有可能成為他們的正資產。” 楊建利在6月3號的國會聽證上建議美國製定一個“中國民主法案”,法案內容包括:“任何一項與中國有關的工作都要考慮它的人權和民主進步的效果,而且總統每年都要向國會報告它的效果。”...

Read More

04/20/2014 – 杨建利受邀参观六四纪念馆 再被港府拒入境

Posted on Apr 20, 2014

消息来源:http://www.epochtimes.com/gb/14/4/20/n4135794.htm 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陈柏州/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博士受“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港支联)”主席李卓人之邀,前去香港参观港支联筹建,将于4月26日正式开馆的“六四纪念馆”。杨建利原定19日晚上抵港,于20日“六四纪念馆”试馆日参观该纪念馆。 19日晚10点左右,杨建利在入境关口被境管警察拦阻,盘查约二个小时候后被告知不能入境,他要求香港境管当局提供理由,遭到拒绝。他当场表示抗议。杨建利虽长期居住美国但一直没有加入美国籍,他是持有美国绿卡和有效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中国公民,按照香港法律规定他可以在香港合法停留7天。 这是杨建利博士在过去的5年里第4次被拒入境香港,前3次分别是在2008年8月北京奥运前夕,2009年5月“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和2011年10月“辛亥革命”100周年前夕。很显然,近年来香港当局一直在执行北京指令的入境黑名单,这是北京直接干预香港司法、违反香港基本法的一个案例。 由于是从台北转机至香港,杨建利博士将于20日早上8点被遣送回台北桃园机场,据悉他已入境台湾,下个星期将在台北主办第九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勇士 杨建利近日曾发起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勇士: 各位:在建三江被绑架、被酷刑的维权律师还有被控制的各地前去围观的勇士们需要我们的紧急救援行动。请各位行动起来。 非常确定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于文波是其中一个向维权律师实施酷刑的恶警,请各位打他的电话,他的电话号码如下:手机013845433088 座机0454-5808019 住宅0454-5710509 另,公民力量还了解到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长河是直接指挥抓人的,可能也直接实施了酷刑,请打他的手机013339545007。 我们还了解到,黑龙江省610办公室处长顾松海,此人残酷,为建三江的黑监狱负主要责任,请打他的电话,办公电话0451-87836717,手机013339300100 另外,如下相关官员的联络信息,请各位用自己认为最有效的办法使用: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 地址:哈尔滨市香坊区红旗大街175号,邮编150036 总机:0451-55198114 党委书记隋凤富, 电话: 0451-55198238 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邹积慧,电话:0451-55198736 55198808 局长王英志,...

Read More